-

“嗯。”江萌萌點頭。

倆姐妹去院子裡走了走。

“今天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你冇事兒吧!”江怡墨指的是江萌萌舅舅和舅媽來鬨事兒,還拿水潑她的事情。

“我冇事兒,沐辰都幫我解決了。”江萌萌搖頭。

“他們應該不會再來找你麻煩了,聽說他們還講了很多難聽的話,你不要往心裡去,更不要因為彆人的話影響自己,尤其是你跟師傅的感情。我看得出來,師傅真的特彆喜歡你,他從來冇有對哪個女人上過心,你算是她的初戀了,我非常看好你們,嗯?”江怡墨拍了拍江萌萌。

初戀?

江萌萌知道自己配不上這兩個字,因為景沐辰的初戀並不是自己,而是......

“嗯,謝謝姐姐,我知道了。”江萌萌乖乖的點頭。

“對了,明天晚上我約了向陽,帶你去他家做檢查,明天下午下班我去接你,記住這件事情彆忘了,明天晚上也不要做彆的安排。”江怡墨拍了拍江萌萌。

病還是要治的,江萌萌是心病,隻要她願意放下過去就肯定可以走出去,然後就可以開口說話了。

但江怡墨不知道,今天江萌萌已經勇敢的喊出了景沐辰的名字,其實景沐辰纔是治好江萌萌最好的良藥。

“好。”江萌萌開心地點頭。

她也特彆想說話,等她會說話了,她一定要跟景沐辰多說話,說好多好多的話煩死他。

“那我先回去了,照顧好自己,跟師傅好好過,彆鬨矛盾彆吵架,有不開心的事情就找姐姐。”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江萌萌。

小墨是真的很寵江萌萌,因為是自己的妹妹嘛,當然要寵著。

“姐姐,我送你。”江萌萌拉著姐姐的手,一直把她送到了彆墅外麵。

“行啦!快回去吧!彆送了,有機會帶你去沈家玩兒。”江怡墨開車走掉了。

江萌萌一個人在門外站了許久才進去,她其實心裡一直很害怕,很怕自己的存在會影響姐姐跟師傅的感覺。

自從江萌萌跟景沐辰在一起後,她每次見到姐姐都是小心翼翼的,很想問問姐姐,講講心裡話,但又問不出來,怕自己此地無銀三百兩。

沈家彆墅!

江怡墨回去時朵朵和軒軒都睡著了,沈謹塵在等小墨回家就冇睡,一個人坐在客廳裡辦公,看到小墨回來便立馬把電腦放下了。

“來了,例行檢查。”沈謹塵說道。

江怡墨乖乖的走了過來,雙手張開接受沈謹塵的檢查。每天回家他都要檢查小墨,怕她在公司就忘了自己是個孕婦。

小墨身上不能有酒味兒,煙味兒,手機必須放手提包裡絕對不能拿手上更不能裝身上。

“合格。”沈謹塵檢查完了,他把小墨扶在沙發上坐好,手落在小墨的腹間輕輕的撫著:“寶寶今天乖不乖?有冇有鬨媽媽?”

額!!

江怡墨直翻白眼兒。

“拜托,他倆纔多大呀!”江怡墨真是服了。

沈謹塵也太誇張了,弄得好像他冇當過爹似的,又不是第一次了,至於這麼興奮嗎?每天回來都要在小墨的肚子上摸好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