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慢就長大了嘛!我每天就這樣摸半小時,他倆肯定也可以感受得到父愛,說不定長得都比其它寶寶快一些。”沈謹塵一臉寵溺的笑。

“歪理。”江怡墨被他逗樂了。

“對了,明天要去醫院做產檢,明天一早我就陪你去。”沈謹塵說道。

“產檢?這麼快嗎?”江怡墨還真不記得時間了。

因為她冇有去看手冊,冊子上都有寫時間的,定期去就行了。沈謹塵就比較關注一些,他可是定了行程的,一到時間就會提醒他,絕對不會忘記。

“看你每天都在忙些什麼,這麼重要的日子都不記得了。明天上午我已經把工作都排開了,陪你一起去。”沈謹塵抓住小墨的手捏在自己的掌心。

“城城,你怎麼對我這麼好?”江怡墨看著沈謹塵,他是真的很好,好到無可挑剔的那種。

“傻瓜,不對你好對誰好?以後你每一次產檢我都會陪著,寶寶的任何一個階段我都不會錯過。”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

孕婦生孩子是很辛苦的,他不能做更多的事情,但可以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城城,你真好。”江怡墨覺得,她這輩子能找到沈謹塵這麼包容自己的男人,真的是踩狗屎了。

“不早了,該去睡覺了,寶寶也需要休息,嗯?”沈謹塵先起身,然後便把沙發上的小墨抱了起來,往樓上走。

“對了城城,我們現在已經確定了孩子在哪裡,你打算什麼時候去找他?”江怡墨問。

其實,江怡墨早就想去了。

“這兩天我會把工作都安排好,然後我親自去一趟。”沈謹塵說道。

他已經有打算了。

“我也要去。”江怡墨說。

找孩子這麼重要的事情,她怎麼可能不去呢!

“不行,你不能去。”沈謹塵直接否定江怡墨。

“我為什麼不能去了?那也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要親自去接他回家。”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一定要去的。

“你纔剛懷上,頭三個月很重要,萬一動了胎氣怎麼辦?又是去山區還是去臨國,你現在的身體根本就折騰不起。”沈謹塵不會答應小墨的,她想都彆想。

“但那是我們的兒子,我一定要去的。”江怡墨非常的堅定。

沈謹塵把她放了下來,特彆認真負責的告訴小墨:“我向你保證,一定把兒子平平安安的帶回家。但你真不能去,為了你肚子裡的兩個孩子,你不能去折騰,明白嗎?”

沈謹塵都是為了小墨好,但小墨真的想去呀!

“好吧!那你答應我,你一定要把兒子帶回來。”江怡墨說。

“我保證完成任務。”沈謹塵摟著小墨,去睡覺了。

次日清晨。

沈謹塵先起床開車送兩個孩子去上學,然後再回家來接小墨,陪她一塊兒去醫院做產檢。

醫院裡人很多。

“乖乖在這裡等我,我去掛號。”沈謹塵讓小墨坐好,然後他再去了。

沈謹塵冇有動用自己的關係,讓醫生單獨給小墨看病,而是選擇走正常的程式。因為他倆都想像普通家庭一樣,一起經曆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