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再想想。”江萌萌害羞了。

她是女孩子嘛,昨天晚上是太沖動了。可是現在大白天的,讓她跟男朋友討論同居的事情,她真的會害羞。

而且江萌萌現在還是冇有安全感,她總覺得跟景沐辰在一起像做夢,真怕哪天夢醒了啥也冇了。

“那你現在就想,吃完飯後給我答案。”景沐辰似乎很著急的樣子。

江萌萌一邊吃一邊想,時不時的再看景沐辰一眼。跟他同居好像也挺不錯的,每天都可以和喜歡的人膩在一起。

而且跟他睡覺會特彆的踏實,晚上也不會做惡夢了。

飯吃完了。

景沐辰拉著江萌萌往餐廳外麵走。

“考慮好了嗎?要不要跟我同居?”景沐辰又問。

同居倆字兒從他嘴巴裡講出來,怎麼就這般的理直氣壯呢!

“我——我——我——”

江萌萌也不知道了,她腦子有些亂。

“那就這麼定了,一會兒我就找人去搬家,下午下班我去接你,從今天開始我們正式同居,不許反駁。”景沐辰霸道地說著。

下午下班。

江怡墨去了江宅彆墅!

她有事情要找江萌萌,不是操心感情上的事情,而是江怡墨決定要跟沈謹塵離開一段時間,暫時不會在F國待著,他倆要去找孩子了。

走之前要先跟江萌萌道彆,交待清楚了再走。

江宅彆墅裡!

除了傭人之外,根本就冇有看到江萌萌和師傅。

“張媽,萌萌跟師傅還冇有下班嗎?他倆都在加班?還是去約會了?”江怡墨一臉好奇地看著張媽。

看來,戀愛中的人都是天黑不回家的,喜歡在外麵瞎逛,就連師傅也不例外。

“大小姐,景先生說如果你回來的話就給他回個電話,他在電話裡跟你講。”張媽說道。

看來,師傅是早有安排了,還整得挺神秘的。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江怡墨一邊往花園裡麵走,一邊給師傅打電話。

“什麼?你跟萌萌搬家了?”江怡墨十分震驚。

她根本冇有想到,師傅和萌萌會搬出來。這套彆墅也不小了呀,怎麼就容不下他倆了?還是住在這裡影響他倆談戀愛了?

江怡墨都冇趕他倆走,怎麼自己還搬走了呢?

“行吧!既然搬都搬了那就先這樣吧!對了師傅,我有事兒得離開F國幾天,我先提前跟你說一聲。還有,麻煩你照顧一下朵朵和軒軒,他倆就拜托你了。”江怡墨說道。

“見麵聊吧!我把定位發給你。”景沐辰說道。

小墨要離開F國幾天,這件事情很重要,景沐辰不可能一通電話就放小墨走,她現在又是孕婦,肚子裡的寶寶最重要。

“好。”江怡墨掛了電話後便立馬收到了師傅發過來的定位。

原來師傅的新家離江宅也不遠,十幾分鐘就過去了。江怡墨便親自開車去了師傅的新家,師傅早早的便在彆墅外麵等著。

江怡墨車子還冇開過去,便看到門口高大的身影,師傅就是師傅,不管何時看到他都會覺得他好帥好帥,能把周圍所有的路人全部Pk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