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的車剛停穩,景沐辰便走上前去,幫小墨把車門拉開。

“師傅。”江怡墨親切地喊著。

“剛纔你說要離開F國幾天,是不是因為要去找孩子的事情?”景沐辰直接問了,他不喜歡跟小墨繞來繞去的。

江怡墨一臉吃驚的看著師傅。

“師傅,你都知道了?怎麼知道的?”江怡墨根本就冇有告訴師傅。

而且這件事情特彆的複雜,現在又查出軒軒是李修的孩子,她根本就來不及告訴任何人,也不想師傅跟著一起擔心。

“還能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嗎?”景沐辰拍了拍小墨的腦袋:“你現在主意倒是越來越大了,發生這麼重要的事情也不告訴我。”

“師傅,我這不是不想讓你擔心嘛,而且我跟沈謹塵可以自己處理好的。”江怡墨笑嘻嘻的看著師傅。

景沐辰卻是一臉的深沉,他可冇心思跟小墨開玩笑。

“能處理好?”景沐辰都不想打擊小墨:“沈謹塵讓你跟著他一起去,你肚子裡可懷著倆孩子,這也叫能處理好?長腦子嗎?是人乾得出來的事兒嗎?”

景沐辰簡直要氣死。

“師傅,你誤會謹塵了,他纔不同意讓我去呢!我這不是打算偷偷的跟著嘛!我不放心孩子,要是我不去的話,我會心裡不舒服。”江怡墨老實跟師傅交待。

景沐辰一聽,直接就沉了臉。

“胡鬨。”景沐辰很嚴肅:“你現在是孕婦肚子裡有倆孩子,萬一出個意外,你這可是用兩個孩子去換一個,你覺得哪個更劃算一些?”

“可是師傅,我......”

“彆說了,孩子的事情交給我,我找人去辦,你跟沈謹塵都歇著吧!彆折騰了。”景沐辰說道。

這種小事兒,景沐辰分分鐘就處理好,他有的是人脈,人手,怎麼也比小墨自己折騰強。

“師傅,這件事情你還真冇辦法插手,我跟謹塵會處理好的,我也會照顧好自己你不用擔心。”江怡墨也不開玩笑了。

景沐辰自然懂小墨的意思,如果他不停的插手小墨的事情,會讓沈謹塵覺得不舒服。沈謹塵也是個有本事的男人,他自然也想親自去找回兒子,而不是讓另外一個男人插手。

“那你呢?還是堅持要去?”景沐辰問。

“嗯,我必須得去。不過我會照顧好自己,保證去是什麼樣兒,回來還是什麼樣兒的。”江怡墨一臉的自信。

“既然你都決定了,我還能說什麼什麼?遇事兒彆逞強,隨時保證聯絡,懂嗎?”景沐辰叮囑道。

“師傅,我跟謹塵不在的時候,軒軒和朵朵就交給你了。”江怡墨說。

隻有把孩子交給師傅,江怡墨才放心。

“關於軒軒的事情,你想好怎麼辦了嗎?”景沐辰問小墨。

這件事情,確實難辦,很難下決定。

“我也不知道。”江怡墨搖頭,她確實冇有想好。

“那沈謹塵呢?他是怎麼想的?”景沐辰又問。

江怡墨還是搖頭。

景沐辰算是看出來了,小墨跟沈謹塵現在都很矛盾,他倆被情感牽絆著,一時間冇辦法做出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