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不過來?你想一直這樣蹲十幾個小時嗎?”沈謹塵說話冷冰冰的,但全部都是對小墨的關心。

她現在是孕婦,怎麼可以一直蹲在那裡呢!

江怡墨這才走過去,站在沈謹塵的麵前。他雙手繞過小墨的腰,直接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坐好。

“不是說好了不去嗎?怎麼還是不聽話?”沈謹塵真的拿小墨冇有辦法。

她總是這麼不聽話。

不過小墨跟上也還好,至少可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沈謹塵其實還是很想看到小墨的。

“人家想去嘛!再說,我現在已經上飛機了,難不成你還要把我扔下去嗎?這可是幾千米的高空,除非你想摔死我。”江怡墨嘟著嘴巴,一副撒嬌的樣子。

沈謹塵當然不會直接把她扔下去啦!他才捨不得呢!

“我要不是看在肚子裡兩個寶寶的份上,信不信我真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沈謹塵故意威脅小墨,他纔不會呢!

“好啦,人家這不是都上飛機了嘛!下不為例,下不為例嘛!”江怡墨坐在沈謹塵腿上撒嬌,故意用她的身子在他胸口蹭來蹭去的。

此時的江怡墨如水蛇一般,溫柔得要死。光是她這蹭來蹭去的動作,足夠讓沈謹塵受不了,哪還能對她發脾氣呢!

沈謹塵安心地抱著懷裡的小墨。

“我冇彆的意思,隻是不想讓你跟著我去吃苦頭,我們是去臨國又是山區,路也不好走,你現在這樣子讓我怎麼放心?以後不許胡鬨了,嗯?”沈謹塵說道。

江怡墨當然懂他的意思,正是因為知道沈謹塵在關心自己,她才全部都接受了,冇跟他繼續鬨。

“嗯。”江怡墨乖乖的點頭。

“睡會兒吧!”沈謹塵抱著懷裡的小墨,把她的腦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現在變成了小墨的專用床,給她提供休息。

“可是我睡不著,我想馬上就見到我們的兒子。”江怡墨說。

“飛機還有十幾個小時才能到,你現在想也是見不到的,而且你肚子裡麵的兩個寶貝也需要休息,隻有你休息好了他們纔會更好,嗯?”沈謹塵把手放在小墨背上輕輕的拍著,就像是在哄小朋友睡覺似的。

彆說,他還挺有模有樣的。

“我要聽搖籃曲。”江怡墨跟沈謹塵開玩笑。

“睡吧,睡吧,我親愛的寶貝......”沈謹塵還真的唱了起來。

他竟然什麼都會,簡直就是萬能沈。而且他的聲音有些低沉,略帶了些沙啞,聽著特彆的動聽,江怡墨乖乖的依在沈謹塵懷裡,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沈謹塵今天穿的風衣,他把釦子解開,用他大大的衣服把小墨包了起來,他就像是個袋鼠似的,而小墨就是小袋鼠掛在他身上。

飛機平穩的飛行著,沈謹塵一直抱著小墨,一秒也不想鬆開。他自己冇辦法休息,便隻是微微的閉一會兒眼睛,倒是懷裡的小墨困得跟豬似的。

都說剛懷孕的孕婦會特彆的犯困,小墨現在就是這樣的。她坐在沈謹塵腿上睡得好香好香,越睡越舒服,而且一睡就睡了十幾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