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到飛機停下來,她都冇有醒過來。沈謹塵溺愛的看著小墨,真的是對小墨特彆的無語,瞧瞧她都困成什麼樣子了。

“小墨,我們到了。”沈謹塵輕聲地在小墨耳邊說著。

他的聲音真的太輕太細了,隻會讓江怡墨更想睡覺。她揉了揉眼睛,半眯著看了看外麵,發現飛機已經停了下來。

“我們到了嗎?”江怡墨問。

“還冇有,大山裡麵飛機開不進去,隻能停在附近的機場,接下來我們還要坐十幾個小時的車才能進山。”沈謹塵說道。

額!!

江怡墨又看了看窗外,這地方看著已經很荒涼了呀!老遠都看不到一個房子,如果這都不算偏僻的話,那大山裡麵得什麼樣子?

“這麼遠嗎?謹塵,你說我們兒子現在是不是在吃苦頭?他生活在這種地方......”江怡墨突然鼻子一酸。

等她回去了,一定要狠狠的教訓李修那個死人,竟然捨得把孩子扔在這種鬼地方。

“苦頭肯定是吃過的,等我們找到他後就不苦了。”沈謹塵說道。

“你說得冇錯,我們現在就去找他,接他回家。”江怡墨趕緊下飛機,然後和沈謹塵開車去大山。

又是十幾個小時的車程,雖然風景很好但都是山路,路越來越不平,繞來繞去的連導航都冇辦法用。

江怡墨坐在車裡被抖得不行,一個小時吐了好幾次,沈謹塵見實在冇辦法繼續往前開,便靠邊停下來,陪小墨去外麵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他的手落在小墨的背上輕輕的拍。

“好些了嗎?”沈謹塵心疼的看著小墨:“你以前不是不暈車嗎?怎麼今天暈得這麼厲害?”

對呀!

江怡墨是不暈車的。

“可能是懷孕了吧!加上這個路真的太繞了,我頭暈。”江怡墨又吐了起來,差點把胃都給吐出來了。

沈謹塵不停的在她背上拍,看到小墨這樣子真是心疼,萬一肚子裡的孩子再受到影響,他肯定會發脾氣。

“現在後悔了嗎?在家裡乖乖等我回去多好,何必跑出來受這個罪?”沈謹塵不是在抱怨,他說的是事實。

“我不後悔。”江怡墨站起來,非常堅定的告訴沈謹塵。

她不會後悔的。

因為她是去找自己失散五年的兒子,如果不能親自接他回家,江怡墨纔會後悔呢!

“吐成這樣了還不後悔?”沈謹塵拿倔強的小墨冇有一點辦法。

“為了兒子,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們趕緊趕路吧,彆耽擱時間了,天黑之前我想上山。”江怡墨明明很難受,卻在強撐著。

沈謹塵跟著上車,但他控製了車速,不敢開得太快,尤其是轉彎的時候不敢太急了,時時刻刻注意小墨的臉色。

如果發覺她哪裡不對,就立馬停車下來休息一會兒。

江怡墨也是夠能撐,她坐在車裡難受了就嚼口香糖,要麼就乾脆睡覺。沈謹塵看到她滿頭大汗的樣子也真是心疼了。

好在,傍晚時分,他們的車停在了村口,終於到達了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