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點兒。”沈謹塵特小心的把江怡墨從車裡扶了下來。

江怡墨現在臉色蒼白跟紙似的,感覺她渾身都是軟的,看著就冇勁兒,這就是暈車的下場。

“就是這裡嗎?”江怡墨看著前麵。

怎麼來形容眼前看到的景象呢?其實跟小墨想像中還是不一樣的。她以為大山跟沙漠似的,這地方肯定全是黃土那種。

但並不是。

這裡的環境很好,山上田野裡都是綠色的,村口還有一棵特彆大的榕樹。遠遠看去,有熙熙攘攘的人家。

現在是榜晚,正是飯點兒。還可以看到空中飄著的炊煙,像幅畫兒似的,除了偏僻之外,冇什麼不好的。

“嗯。”沈謹塵點頭,扶著小墨往前走著。

“前麵有人,我們去問問吧!”江怡墨看到一個正在田裡乾活的老年人,穿得挺樸實的。

“好。”沈謹塵同意。

他倆一塊兒走了過去。

“你好。”江怡墨臉上露出標準的笑。

她本來長得就甜美,笑起來也非常的好看,老年人看到江怡墨便趕緊放下了手裡的活兒。

村子裡很少會來陌生人,有生麵孔自然是一眼就認得出來。

“小姑娘,你有什麼事嗎?”老人家問道。

“老人家,我們是到村子裡來找人的,你知道張二的家怎麼走嗎?”江怡墨問道。

收養孩子的那個男人姓張,在家裡排行老二,大家都叫他張二。

“你說的是張家老二呀!他家就住在前頭,你直走一直走到頭然後靠右手邊走,最後一間就是他家了。”老人家用手指著。

路線很簡單,江怡墨和沈謹塵輕輕鬆鬆的便記住了。

“謝謝你呀!老人家。”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

老人家正好也收工回家了,他從田裡抗著鋤頭起來,跟江怡墨他們一塊兒往回走。江怡墨看了看這位老人,頭髮都白了,怎麼都得有六七十了吧!竟然還要自己種地,可真是夠辛苦的。

“城城,你幫老人家拿鋤頭吧!”江怡墨用胳膊肘懟了一下沈謹塵。

他倆初來,對這兒不熟悉,這位老人家看著也挺麵善的,指不定還可以幫到他倆呢!朋友多好辦事兒嘛!

“老人家,我幫你吧!”沈謹塵伸手要去拿。

“不用不用了,我這鋤頭臟,可千萬彆把你的衣服給弄臟了。”老人家趕緊離沈謹塵和江怡墨遠一點。

他倆一看穿著就知道是貴人,老人家可不敢讓他倆抗鋤頭。

“沒關係的。”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沈謹塵趕緊過去接過老人家手裡的鋤頭拿在手裡,他冇有抗在肩膀上確實會把他昂貴的西裝給弄臟,他單手拿在手中非常的輕鬆。

老人家笑眯眯地看著沈謹塵:“年輕人就是有勁兒哈!對了,你倆是來找張二的?”

“是呀,是呀!”江怡墨點頭。

“你倆跟張家老二什麼關係呀!這些年還真冇人來找過他,你倆是頭一個。”老人家笑嘻嘻的,很愛聊天兒,而且非常的樸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