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我——是——”江怡墨支支唔唔的,竟然連開口都難了。

她想告訴張泯,她是媽媽,來接他回家了。

可江怡墨突然開不了口,她也確定張泯是否願意跟她回家。

這時。

一個男人走了過來。

“小泯,你在乾嘛呢!”

說話的男人就是張二,就是他把張泯從F國的城裡帶走的。

江怡墨聽到聲音後,便抬頭看了一眼。張二正朝這邊走了過來,江怡墨大概觀察了一下這個男人。

走路的時候他喜歡駝著背,眼睛飄忽不定的,腳上穿著拖鞋,走路時有一條腿似乎不太好使。看他這賊眉鼠眼的樣兒,痞裡痞氣的,還真不太像是個好人。

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特彆的油膩,真有點小混混的意思。難怪剛纔那個老人家說張家老二冇什麼出息,就他這形象怎麼瞧都不像是有出息的。

“爸,咱家鴨子還有一隻在田裡。”張泯用手指了指。

此時。

沈謹塵已經成功的抓到了鴨子,就提在他的手裡,他十分霸氣的走了過來,隻是身上的衣服都臟掉了,連臉上和頭髮上都是泥。

一眼看去,還挺好笑的。但即便是這樣,也不影響他的顏值,他還是非常非常帥氣的沈謹塵。

“謝謝二位哈!真是謝謝了。”張二接過沈謹塵手裡的鴨子。

江怡墨把沈謹塵從田裡拽了起來,看到他渾身是泥的樣子,突然覺得現在的沈謹塵特彆真實,很接地氣兒。

“對了,二位,你倆是外地人吧!怎麼會到我們村子裡來?”張二笑眯眯的看著江怡墨和沈謹塵。

他並不是在看江怡墨和沈謹塵的眼睛,而是在看他倆身上的衣服,背上的包包,氣質。還有他剛纔進村時看到村口停的那台路虎,八成就是這倆人的。

有錢人呀!妥妥的有錢人。

江怡墨嘴巴張了張,她本想直接跟張二攤牌,要回兒子就走。沈謹塵攔住了小墨。

“我們是出來玩兒的,無意間經過了你們村子。現在天也黑了,你們村子裡好像也冇有酒店,不知道今天晚上我們能不能住你們家。放心,我們會付錢的。”沈謹塵說道。

江怡墨懂沈謹塵的意思了,他想先住下來,然後再找機會。剛見麵就直接要兒子,張二肯定不會給的。

“對,我們出來玩的。住你家方便嗎?錢不是問題。”江怡墨又補了一句。

張二一聽,錢不是問題呀!那肯定就冇有問題了呀,反正他那破茅草屋平時大家都嫌棄,今天還頭一次用來招待貴客。

“錢不錢的我倒不是特彆看重,出門在外就是朋友嘛!我家就在前麵,二位要是不嫌棄的話,就跟我走吧!”張二笑眯眯的走在前頭,兩隻手指頭在那兒計算著,他在想一會兒開口要多少錢合適。

這倆人一看就有錢,如果他有個五百一千的,他倆應該不會介意吧!嘿嘿嘿嘿!

江怡墨和沈謹塵跟在後頭,張二走在最前麵,張泯小朋友趕著鴨子走在江怡墨的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