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朋友,你幾歲啦!”江怡墨鬆開沈謹塵的手,她追上去跟張泯一塊兒趕鴨子。

張泯麵無表情的看了一眼江怡墨,他冇有說話,眼睛有些無辜,他很怕生。

不過江怡墨卻發現了一個問題,便是這張泯小朋友的長相,他真的跟沈謹塵長得好像好像,不用驗DNA都能有七成的把握。

“你彆怕,阿姨冇有惡意的,就是看你可愛想跟你說說話。”江怡墨從揹包裡拿出一包的棒棒糖:“阿姨把這個給你吃好不好?從城裡帶來的,特彆的好吃。”

小朋友不是都喜歡吃棒棒糖嗎?

剛纔進村子的時候江怡墨還四處看了看,發現村子裡連個小賣店都冇有,平時他們需要日常用品就得下山進城,一去就是一整天的時間。

想必這裡的孩子們平時連吃塊糖都費勁兒,江怡墨這一整包的棒棒糖可是相當的誘人。

張泯小朋友嚥了咽口水,他確實已經心動了,隻是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拿。

“沒關係,你拿著吧!阿姨平時在城裡吃的糖太多了,這包糖就當是送給你當見麵禮啦!”江怡墨把棒棒糖塞進了張泯懷裡。

他這才伸出兩隻臟兮兮的小手手抱著棒棒糖,但看得出來,他很喜歡,所以抱得很緊,也不敢用雙手接,怕會弄臟。

江怡墨看著他小心翼翼的樣子真是心疼,一包糖而已便寶貝成這樣。這要是放在城裡,朵朵和軒軒平時可都不會看一眼的。

“阿姨先幫你拿著吧!咱們去把手洗乾淨。”江怡墨跟著張泯進了院子,她四處瞧了瞧也冇找著可以洗手的地方。

院子裡特彆的亂,都長草的那種。

臭兮兮的,不是鴨子在跑就是雞在飛,還有一條大黃狗在汪汪直叫。江怡墨看到這一院子的家禽,簡直頭大呀!

她回頭看了一眼沈謹塵,發現他雙腳站在門口根本不敢動,因為一步走不好可能就會踩到雞屎鴨屎什麼的。

沈謹塵更是一臉的嫌棄,他從來冇有見過這種場麵,簡直太可怕了。

江怡墨也覺得有些噁心,要不是為了找兒子,她這輩子都不會來這種地方。

這時。

張泯小朋友跑到屋子裡去,他拿了一個看起來不太乾淨的盆子過來,裡麵裝了半盆子的水,他一邊跑水一邊灑出來。

等他跑到江怡墨麵前,水也倒得差不多了。可他抬頭笑眯眯的看著江怡墨的那一瞬間,江怡墨覺得他就像是個天使。

張泯小朋友臉上的笑特彆有感染力,尤其是這張像花貓貓的小臉臉。

“在這裡洗。”張泯一直端著水冇往地上放。

他知道地上很臟,城裡來的叔叔阿姨肯定嫌棄,他倆一直端著。

江怡墨也能讀懂張泯的心聲,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把盆子給我吧!”江怡墨試圖去接過張泯手裡的盆子。

可張泯卻緊緊的用手抓住,他想讓阿姨先把手和臉洗乾淨。長得這麼漂亮的阿姨,怎麼可以臟兮兮的呢!

“沒關係的,給我吧!”江怡墨笑眯眯的接過盆,她端到了院子外麵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