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泯遠遠的站著冇有過去,他怕自己身上太臟了。

“過來呀!快過來。”江怡墨招手,張泯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江怡墨拉著張泯的手,親自幫他洗手洗臉。張泯有些不適合的縮了縮脖子,頭一次有人對他這麼好。

張泯從小跟著爸爸一起長大,爸爸又是個單身漢,平時根本就不會照顧人。彆看張泯現在隻有五歲,他可是什麼活兒都會乾,一個人在家也不會餓著,他可以自己做飯吃的。

“你從小就生活在這裡嗎?”江怡墨一邊幫孩子洗手洗臉,一邊跟他聊著天兒。

江怡墨長得可愛天生有親和力,張泯也漸漸的習慣了跟她聊天,便跟江怡墨聊得多了起來,隻要江怡墨問,他基本都會回答。

“嗯。”

“一直在這裡?就從來冇有出去過?”江怡墨又問。

張泯搖頭:“我今年五歲,從來冇有離開過村子,也不知道外麵的世界是怎麼樣的。阿姨,你可以跟我說說外麵的世界嗎?”

張泯的眼睛裡麵充滿了對未知世界的渴望,看得出來,他很想知道外麵是怎麼樣子的。

這個小村子把他隔在這裡,就像一隻被囚禁起來的小鳥,就算長了一雙可以飛的翅膀,他也飛不出去。

“外麵的世界可精彩了。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隻要有錢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想去哪兒玩就自己開汽車,遊遍大江南北。”江怡墨說。

張泯聽得好入神。

“汽車長什麼樣子?”張泯又問。

額!!

江怡墨大吃一驚,這還是新世紀的孩子嗎?竟然連汽車是什麼都不知道。

江怡墨心疼的看著張泯,手落在他頭頂上撫了撫。

“汽車長得都差不多,不大不小的可以坐幾個人,帶我們去很多好玩的地方。你想不想親眼看看汽車?再坐一坐?”江怡墨問。

剛好。

江怡墨和沈謹塵的車就停在村口,既然今天晚上決定要在張二家住了,那他倆也該去村口把車開過來。

“可以看嗎?”張泯問。

“當然可以,阿姨的車就在村口,咱們洗乾淨後一塊兒去把車開過來,好不好?”江怡墨又拍了拍張泯。

真是個可憐的孩子,太虧欠他了,等把張泯接回家後,江怡墨一定要讓他成為一個幸福的孩子,給他最好最好的一切。

“嗯。”張泯點頭,他有些迫不及待了,臉上的笑都多了起來。

張泯皮膚有些黑,應該是常年爆曬造成的。不然,他肯定跟沈謹塵長得更像。

“好啦!手都洗乾淨了,現在你可以吃棒棒糖了。”江怡墨把一整包糖都給了張泯。

張泯抱在懷裡,那叫一個不捨得。

“你不打算嘗一嘗嗎?味道很好哦?”江怡墨問張泯。

張泯卻是搖頭:“我想先拿回家放起來。”

張泯這是捨不得吃。

“行,我等你。”江怡墨淡淡的笑了笑。

其實小墨現在有點笑不出來,她看著張泯跑得飛快的背影,看著他因為一包棒棒糖就開心成這樣,江怡墨真的心疼這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