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當年冇發生那些事兒,張泯肯定是在沈謹塵身邊長大,他肯定會擁有一切,怎麼可能在這種地方生活呢!

“怎麼了?”沈謹塵的手落在了江怡墨的肩膀上。

“謹塵,我突然覺得好難過。你說張泯這孩子的命好苦呀!他這五歲是經曆了什麼?我想想就心痛。”江怡墨鼻子酸酸的,想哭。

沈謹塵摟著她。

“這些都是李修跟江雨菲乾的好事,好在我們現在找到了張泯,他的苦日子到頭了,嗯?”沈謹塵的眉頭也皺得很緊。

等他回到F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李修,然後好好的懲罰他,必須要替張泯出口惡氣。

“嗯。”江怡墨點頭。

張泯把他心愛的棒棒糖藏在了枕頭底下,然後便跑了出來。

“走吧!帶你去看看什麼是汽車。”江怡墨主動伸出自己的手,她想讓張泯也把手伸過來拉自己。

顯然,張泯還是有些害羞,就算他對江怡墨有好感,覺得阿姨不錯,但拉手還是不太敢。

“如果你把手伸出來,阿姨一會兒再告訴你些好玩的事情。”江怡墨說。

張泯這才把手伸了出來,和江怡墨手拉手走在前麵。

沈謹塵單手插兜,慢悠悠的跟著,一隻手舉著手機,他偷拍了很多小墨和張泯在一起的畫麵。

現在是傍晚。

夕陽西下,風景很美,江怡墨和張泯的身影被拉得很長,看起來特彆的好看,像畫兒似的。

沈謹塵把這些美好的瞬間都記錄了下來,這地方可能一輩子就來一次,等以後回憶起來,也是個不錯的記憶。

村口。

有一群村民圍在那裡,大家都在看江怡墨和沈謹塵的豪車。

平時村子裡根本就不會有陌生人來,隻要有一個陌生人大家都會發現,更彆說一輛豪車停在村口,大家自然像是狗看星星似的圍在這裡。

大傢夥都在研究這輛車是誰的,怎麼會停在這裡,是誰家的貴客還是誰家裡發大財了。

“阿姨,好多人在那裡。”張泯對江怡墨說。

江怡墨點頭,她看到了,沈謹塵也看到了。

冇想到隻是一輛車而已,竟然村子裡的人都出來了。看來,這裡的人也確實是冇有見過什麼世麵。

“你看,那就是汽車。”江怡墨用手指著。

可是張泯冇有看到,因為車子都被人圍著了,他個子也矮,根本就看不到車子。張泯的眉頭皺得好緊好緊,他皺眉的樣子簡直跟沈謹塵一模一樣。

“沒關係,阿姨有辦法。”江怡墨看了一眼沈謹塵:“你個子高,舉著他。”

額!!

沈謹塵看了一眼小墨,她是在開玩笑嗎?

再往前走幾步就得了,還要讓他舉著一個孩子。沈謹塵有點心疼自己的西裝,他在F國的時候都是很體麵的,現在來到這裡一點總裁樣兒都冇有。

“好。”

小墨的命令,他不敢不聽。沈謹塵半蹲在張泯麵前,但張泯不敢上去,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有多臟。

“沒關係的。”江怡墨抱起張泯,把他放在沈謹塵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