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慢慢的站了起來,張泯就像是坐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看得很遠。他看到了汽車,原來那個就是汽車呀!

“阿姨,叔叔,我看到了,我看到汽車了,你們的汽車好漂亮。”張泯開心的笑著,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汽車。

江怡墨看到張泯在笑,她也很想跟著一起笑,可她笑不出來,滿滿都是心疼,這麼小的孩子,他為什麼要經曆這些?

“想不想走近了看?”江怡墨仰著腦袋,看著張泯。

“可以嗎?”張泯問。

張泯怕自己太臟,把阿姨的漂亮汽車給嚇著。

“這有什麼不可以的?咱們現在就過去。”江怡墨舉起自己的手拉著張泯的手,一塊兒走過去。

但隻能在圍觀人群外麵,根本就擠不進去。

這時。

張二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穿著拖鞋,身上的件背心還有短褲,邋遢得很,臉上的笑也是痞裡痞氣的。

“都讓開啦,都讓開啦!一輛車有什麼好看的,一個個的跟鄉巴佬似的,連車都冇見過。”張二把擋在車前的人一個一個的往外推,他倒是幫江怡墨和沈謹塵開出了一條路來。

“你們一個個的連車都冇見過嗎?不就是輛車嘛,都圍在這裡做什麼?不用回家吃飯嗎?是不是看一會兒就飽了?”張二直接跳到汽車前蓋上會著,兩條腿在空中甩來甩去,一看就是那種遊手好閒的人。

此時。

大家都在用那種看不起的眼神盯著張二,顯然,大家對張二冇什麼好印象,甚至特彆的不喜歡,厭惡。

“張二,你趕緊下來。知道這是什麼車嗎?知道這車有多貴嗎?你要是坐壞了賠得起嗎?”老人家用手指著張二。

老人家就是帶江怡墨和沈謹塵去張二家的那位老人家,他也是村子裡的村長,所以比其它人懂得稍微多一些。

張二坐在車上,兩條腿甩了甩去的,一看就特彆的不正經。

“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車了,不知道的應該是你們吧!要不村長給你大傢夥說說,這是什麼車唄!”張二半眯著眼睛,看著村長。

額!!

村長頓時就冇了話。

他自然不知道這是什麼車,隻是覺得這車長得好看又乾淨,肯定是很貴的,反正村子裡的人誰弄壞了都賠不起。

“怎麼?還有村長不知道的事兒嗎?剛好,我就知道這是什麼車,不僅知道我以前還坐過。對了,我還認識這車的主人呢!跟我是朋友來著。”張二又開始吹牛了。

張二喜歡吹牛,這是村子裡眾所周知的事情。

所以。

他一說話,大家都樂嗬了,臉上全部都是嘲笑的表情。

“張二,你可拉倒吧!就你還能知道這是什麼車?還認識車的主人?你怎麼總改不了這吹牛的毛病?”

“就是,就是,你要真知道這是什麼車,母豬都會上樹了。趕緊下來吧!彆在那兒裝比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言下之意就是讓張二趕緊從車上滾下來,彆在這兒裝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