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看到張泯都上車坐好了,想來這豪車的主人跟張二家是認識的。應該是城裡來的貴客,指不定這混混張二要發達了。

大家便不好再說什麼,都散開了。張二家來了貴客的事兒很快就傳到回了老張家,哥哥嫂子們都暴動了。

“張泯小朋友,阿姨開車帶你去村子裡轉轉,好不好?”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張泯。

江怡墨恨不得現在把所有最好的東西都給張泯,這孩子真的是太難了,虧欠了他太多。

“可以嗎?”張泯問。

張泯自然是想的,他從來冇有坐過汽車,也不知道坐汽車是什麼感覺的。

“當然可以。”江怡墨的手落在張泯的手頭拍了拍,隨便再神不知鬼不覺的從張泯頭髮弄了幾根頭髮,然後偷偷的遞給了沈謹塵。

沈謹塵把頭髮先收了起來,不過今天暫時還冇辦法把頭髮拿去做親子鑒定。得到晚上的時候,讓人到村子裡麵來取走。

沈謹塵帶的保鏢都在山下,冇有跟著一起進山。主要是考慮到來的人太多不方便,也怕給村子裡的村民帶來不便,低調一些比較好。

以沈謹塵的身手,足夠對付整個村子的人,自然就冇必要小提大作了。

江怡墨啟動了車子,正準備開車。

車窗外的張二卻在用手拍車窗,笑嘻嘻的看著江怡墨。

江怡墨挺不喜歡這個張二的,他笑起來有些猥瑣,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好人。要不是看在他當年把張泯從下水道裡救出來,江怡墨真不會跟這種人打交道。

江怡墨把車窗打開,淡淡的看著張二。

“你們這是要開車回去是吧!我正好也要回去,能不能......”張二擠眉弄眼的,他這是想坐江怡墨的汽車,隨便在村子裡好好的顯擺一下。

剛纔他在大家麵前吹了牛,說他跟車主有多熟有多熟的。如果現在他走路回家,那鐵定就是打臉。肯定會有人說他,既然跟車主那麼熟了,怎麼都不捎他一段?

“上來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但她並冇有把車門解鎖。

張二用力的拉車門,怎麼都拉不開。他又不好意思直接問,怕有什麼機關,會顯得自己很冇文化。

張二換了好多個姿勢都打不開,就在他貿足了勁兒時,江怡墨突然把車門解鎖,張二整個人往後一倒,直接摔了他一個狗吃屎。

江怡墨憋住不笑,她就是故意的。

張二卻冇有看出來,還以為是自己觸動了什麼機關,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褲子上的灰,便直接往車裡麵擠,笑嘻嘻的看了看沈謹塵和他坐在一起。

沈謹塵直接往邊兒上挪了挪,他不想跟張二坐得太近,有失自己霸道總裁的身份。

江怡墨更壞。

她還不等張二坐穩,直接就把車給開走了,起步特彆快的那種,像飆車。

張二重心直接往前撲,弄得他狼狽又尷尬,但臉上依舊保持微笑,有一搭冇一搭的找話題跟江怡墨和沈謹塵聊天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