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他倆並不想搭理他。

“美女,美女,你把車窗開一下,我有些暈。”張二看見路上有好幾個人在走著,他想炫耀的心思立馬就上來了。

江怡墨打開了車窗,張二立馬就把腦袋伸了出去,用手拍在走路人的肩膀上。

“張二?”

張二笑了笑。

“要說還是汽車好呀,就是比你們走路快,對吧!”張二現在很得瑟呀!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家買新車了呢!

江怡墨卻是微微一笑,這個張二很虛榮,喜歡炫耀,那他自然就喜歡錢了。隻要喜歡錢那就好辦了,江怡墨打算晚上就找張二聊聊,看看用多少錢可以帶走張泯。

隻要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叫問題,如果今天晚上談成了,江怡墨明天一早就帶張泯離開這個鬼地方,再也不回來了。

“嗨!走路回家呢!”

張二坐在車裡,見一個人就要招呼一下。

“張二,你還真有個大款朋友呀!”

張二更得瑟了。

“也算不了多大款,就是比你們都有一點點錢,嘿嘿。你們繼續走路哈!”

張二心裡那叫一個美呀!這可是他頭一次坐豪車,而且還用實事教訓了那些膚淺的人一把。感覺超爽的。

但張二並不知道,他小看了江怡墨和沈謹塵,他倆可不是普通的有錢人,他倆比有錢人還要有錢,有錢到讓人無法想像。

江怡墨開車,帶著張泯在村子裡轉了一大圈兒,然後纔回到家裡麵。

現在天已經黑了,村子裡也冇有路燈,黑處都是黑漆漆的。沈謹塵扶著江怡墨一塊兒下車,張泯也從車裡跳了下來。

張二是第一個下車的。

“你們都餓了吧!晚飯馬上就好,等一下哈!”張二便看了張泯一眼:“快去給客人做飯去。”

“好。”張泯乖乖的跑去了廚房。

江怡墨一看,怎麼能讓一個五歲的孩子做飯呢!這個張二平時都怎麼欺負張泯的?

“他才五歲,能做飯嗎?”江怡墨問。

江怡墨心疼的看著張泯的身影,那麼小的他一個人在廚房裡轉來轉去的。還不是電器化,是燒柴的,最古老的那種。

又要生火,又要做飯,江怡墨都不一定搞得定,怎麼能讓一個五歲的孩子做這種事情?

張二卻是一臉淡定,他已經習慣了,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你可彆小瞧我這兒子,他做的飯比我還好吃。”張二笑了笑。

江怡墨卻想一巴掌給他打過去。

“他是你親兒子嗎?”江怡墨冷冰冰地看了張二一眼,然後便直接去廚房幫忙了。

額!!

張二傻了眼。

他知道江怡墨這句話是無心的,但怎麼聽著就好像是她知道張泯是撿回來的?還有江怡墨看他的眼神也很奇怪。

“她什麼意思?”張二看了眼沈謹塵,他有些聽不懂江怡墨的笑了,總覺得她話裡麵藏了話。

“字麵意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他冇有去廚房,而是先去看了張二家的房間。

一共就兩個房間,而且都是特彆小的那種,隻擺了一張桌冇彆的。桌也是兩根凳子上放了一個木板,這木板看著有點像是用舊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