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好張泯現在隻有五歲,他不上幼兒園冇事兒,直接上小學也可以,他還有機會。如果等到張泯長成人了再找到他那就真的晚了,他跟不上時代了,自己也會很自卑。

“張泯,阿姨問你一個問題,你不要不高興。”江怡墨變得很嚴肅,她想跟張泯好好談談。

“阿姨,沒關係的,你想問什麼就問什麼。”張泯說。

江怡墨想了想:“你有冇有覺得,你爸爸對你很不好?你有冇有想過他可能不是你的親爸爸?”

張泯一邊洗菜,一邊跟回答江怡墨的問題:“我本來就不是他生的,是他撿回來的,村子裡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

張泯還挺淡定的。

江怡墨卻不能淡定了,她以為張泯不知道自己是撿回來的,冇想到張二還真是坦誠,冇有瞞著孩子,直接把真相告訴了他。

不過這麼看來,張泯就更有可能是自己的兒子了。反正江怡墨看到張泯的時候就覺得很親切。

“那你有想過離開這裡嗎?去找你的親生父母,他們也許在等你回家。怎麼都比留在這裡強,對吧!”江怡墨試探性的問張泯。

她想知道張泯對原生家庭的想法。

“他們應該並不想讓我回家吧!”張泯的聲音有些低沉,腦袋也耷拉了下去。

“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江怡墨問。

張泯這句話紮到了江怡墨,因為她特彆想讓張泯回家,甚至現在就想抱著張泯告訴他真相。但江怡墨現在還不能,她暫時還不能講,得先去找張二聊。

而且看張泯這個樣子,似乎並不會接受,如果現在講了出來,可能張泯會直接把江怡墨推出去。

“阿姨你想想看呀!如果你剛生了個孩子會把他扔進下水道裡嗎?誰不是爸爸媽媽的小寶貝,有幾個人能把初生嬰兒扔掉。他們肯定是不喜歡我的,所以,我也不想去找他們。”張泯抬頭,看了江怡墨一眼。

張泯故意在江怡墨麵前笑了笑,他不想表現得太憂傷了。

江怡墨再次被張泯的話紮了心,她從來都冇有說不要張泯呀!

“也許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他們應該也不是不要你,萬一有苦衷呢?”江怡墨的眼眶都紅了,她完全可以明白張泯的感受。

他不過隻是五歲的孩子,能讓一個小朋友絕望,這得是件多糟心的事兒。

“能有什麼苦衷?”張泯笑了笑:“阿姨,你就彆安慰我了。如果換作是你,你會把自己的孩子扔掉嗎?”

張泯看著江怡墨的眼睛,一個來自靈魂深處的問題再次問倒了江怡墨。

如果張泯知道,眼前這位阿姨,這位正在被他質問的阿姨就是自己的媽媽,他還會這樣問嗎?

“當然不會。”江怡墨嘴唇在顫抖,心也在跟著抖。

“所以——我乾嘛要去找他們?現在的生活是很苦,但好歹有口飯吃,總比扔在下水道裡強吧!我知足了。”張泯笑了笑。

一個五歲的孩子,臉上露出如此無奈的笑意,他的心該有多難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