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此時的心緊緊的揪在一塊兒,這一切都不是江怡墨想要的。她當年也是身不由已,後來她變強了,可以把江雨菲踩在腳下。

江怡墨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奪回孩子,可她從來冇有想過,自己真正的孩子在這裡吃苦頭。但凡她知道的話,也不會讓張泯待在這裡,怕是早就接他回家了。

“張泯,其實......也許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覺得......”

“阿姨,你真的不用安慰我,其實我平時都不想那些事兒。不管我是被誰扔掉的,現在我已經在這裡了,也許這就是我的命,我該認,而且我能活下來已經很好了,我真的不抱怨什麼。”張泯笑了笑。

他越是說不在乎,江怡墨就越是覺得他很在乎,隻是不願意給自己希望,怕會更加失望而已。

“嗯。”江怡墨點頭,她冇有再問張泯以前的事情。

張泯表現得很無所謂,其實他是不願意提。小小年紀的他,心態就像一個老大叔似的,果然是環境改變一個人呀!

沈謹塵走了進來。

見江怡墨在燒火,張泯在做飯,這一幕怎麼看起來還挺感人的?沈謹塵半蹲在小墨麵前,手落在她鼻尖上幫她把臉擦乾淨。

“看你,弄得跟隻小花貓似的。就算你不在乎,肚子裡倆孩子可得介意,我來吧!”沈謹塵說話的聲音好溫柔。

張泯聽到了沈謹塵的話。

“阿姨,你肚子裡有小寶寶?”張泯問道。

看江怡墨的身材,根本就看不出是個孕婦,因為剛懷上,還不凸顯。

“對呀!阿姨懷的可是雙胞胎喲!肚子裡有兩個小寶寶呢!”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張泯。

本來想告訴張泯,其實張泯和朵朵也是雙胞胎,他倆是一塊兒生出來的。張泯還有一個特彆可愛的妹妹,可這些話江怡墨不知道怎麼講出來了。

張泯對原生家庭是有誤解的,他應該很難釋懷纔是。

“阿姨長得這麼漂亮,你生的寶寶肯定也特彆的好看。”張泯笑嘻嘻的看著江怡墨,又看著她的肚子。

能做漂亮阿姨的小寶寶,這得多大的福氣呀!張泯嘴上說無所謂,其實他特彆羨慕有媽媽的孩子,因為他冇有媽媽。

就算有媽媽,但他的媽媽也是不要他的。

“你也長得很好看呀!要是能換上一身好看的衣服,就更帥氣了。”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張泯。

等把孩子接回去後,江怡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張泯買很多的衣服,再帶他去剪頭髮,從頭到腳的改變他。

“對了,咱們車子的後備箱裡是不是有軒軒平時穿的衣服?我記得好像有一些備用的。”江怡墨看著沈謹塵。

平時車裡都會放一些朵朵和軒軒的衣服,有時候出門著急或是不回家但又需要換衣服就用得上。

“有。”沈謹塵點頭。

“你在這兒燒火,我去拿衣服。”江怡墨拿著車鑰匙出去了。

冇一會兒她就回來了,抱了好幾身衣服。

軒軒跟張泯都是五歲,都是男孩兒,個子也差不多,軒軒的衣服張泯都可以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