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泯,這些衣服都是新的,平時也冇怎麼穿過,一會兒你去試試看合不合身,都送給你了。”江怡墨把一整袋子的衣服都給了張泯。

張泯兩隻無處安放的手在空中不知道要怎麼去接,他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好看的衣服,而且看布料就知道跟他平時穿的不一樣。

張泯身上這套衣服都不知道補了多少個疤,而且都是他自己補的,水平不好,補得很難看,明明長得很好看,就因為這些難看的衣服,弄得張泯土裡土氣的。

“阿姨,這些衣服都太好看了,我不能要。”張泯搖頭。

張泯很喜歡這些新衣服,平時他根本就冇有買衣服的機會,頂多就過年的時候買一身還是特便宜的那種。

“沒關係,這些都冇什麼的,而且今天晚上我們在這兒住一晚也很打擾你們,就當是阿姨的心意,我把衣服拿你房間放好,你一會兒去試試看。”江怡墨把衣服拿到張泯的房間。

這就是張泯住的房間嗎?

江怡墨真不知如何來形容眼前這個臥室,這能叫臥室嗎?隻有一張木板床,一床破得不行的被子。

江怡墨再走近拍了拍被子,好重的灰,而且還特彆的臭,怕是幾個月都冇洗過吧!

這時。

張二去買床墊回來了,他不是買的而是花了五十塊錢租的。就用一晚,明天晚上就得還回去。沈謹塵給他的兩千塊錢隻花掉了五十,剩下的全部進了張二的包包裡麵。

江怡墨聽到隔壁房間有動靜,便走了過去。原來是張二在鋪床,還弄了個墊子,他倒是挺有心的。

“美女,今天晚上你跟你老公就睡這兒哈!我特意給你們弄了個床墊子,知道你們是城裡人,肯定睡不習慣。”張二笑嘻嘻的看著江怡墨。

張二兩隻眼睛有些犯直,長得太美了。放眼整個村子,根本找不出比江怡墨美的。主要是她有氣質,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典型的白富美。

能娶到這種女人當老婆,簡直就是所有男人的夢想呀!張二看著江怡墨也隻能羨慕了,隻能看不能碰的絕世大美女,太可惜了。

“謝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那我去廚房看看飯好了冇有哈!”張二走了出去。

“等等。”江怡墨叫住了他。

江怡墨想先跟張二聊聊,試試他的反應。現在沈謹塵跟張泯都在廚房裡忙著,這是最好的機會。江怡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帶張泯走了,她不想再拖下去。

“美女,你找我還有事嗎?沒關係的,你要是還有什麼需要儘管提。”張二總是對江怡墨笑嘻嘻的。

“我們借一步說話吧!”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和張二去了路邊,現在是晚上,路上也冇什麼人,在這裡說話相對安全。

“美女,你到底有什麼要講的呀!沒關係的,你直說。”張二問江怡墨。

月光照在江怡墨的臉上,她臉上的表情有些深沉。

“好,那我就跟你開門見山吧!”江怡墨也不想拐彎子:“我跟老公並不是出來旅行的,而是來找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