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頻放完,徐風把手機收了起來。

“現在真實是什麼,大家應該都清楚了,至於這件被毀掉的翡翠屏風嘛,不過就是贗品,一萬塊都不值。”徐風笑了笑。

回到江大BOSS身邊,把她扶好。

“不,不,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不信,我不信......”江雨菲瘋狂搖頭,行為有些失常,她很難相信這是真的。

沈謹塵把她摟在懷裡,手落在背上輕輕的拍。

“誰都有看走眼的時候,我們都不是古董專家,沒關係,錢冇了還可以再掙。”沈謹塵安慰自己老婆。

他很溫柔,是個好男人。這一幕卻像是針眼一樣,紮在江怡墨心裡,她為什麼要回頭去看?為什麼要讓她看到沈謹塵抱江雨菲?

“江總,你不是還有禮物要送嗎?現在真是時候。”徐風小聲地說。

江怡墨點頭,她抱著真正的翡翠屏風走到爸爸麵前。

“爸,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雖然跟妹妹剛纔那個明朝的比不了,我這隻是清朝的,不過它卻是康熙爺用過的,當年就擺在皇宮裡,也算是有點價值,希望爸爸會喜歡。”江怡墨很大家的把翡翠屏風打開。

江誌國這才笑了。

“你有心了。”

江怡墨也笑了。

其它人更是圍了過來。

“江大小姐,我們可以瞧瞧嗎?”有人問。

“看是可以,不過不能亂動喲,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翡翠屏風,宮裡的東西,價值八千萬,誰給我摔了,我可不會放過你們。”江怡墨半開玩笑。

“一定,一定。”

大家都圍了過來,有人還拿著放大鏡在瞧,不管怎麼瞧,真的就是真的,光是往桌子上一擺,就覺得是真的,美得讓人捨不得把眼睛挪開。

今晚,江怡墨的風頭出夠了,所有人都知道她江大小姐出手闊氣,有點意思。

江怡墨不喜歡人多,她去了後院,一個人坐在石頭上吹風,微風吹過她的臉頰,冰冷冰冷的,把她的心也吹冷了。

“今天晚上都是你設計好的局?”

一個熟悉的男聲,從江怡墨腦後方傳了過來,她回頭,正好看到他高高在上的臉,很帥很俊,江怡墨她......

沈謹塵?

他冷冰冰地站在江怡墨身上,不苟顏笑的樣子像是在興師問罪,因為江怡墨把江雨菲當猴子一樣耍,她更是事先知道那個翡翠屏風有問題,還讓徐風一個勁的抬價。

知道江雨菲好勝的性格,她肯定會花天價去拍,最後如了願,然後就是今天的生日宴,讓江雨菲當眾出醜。

冇錯,都是江怡墨算計好的。

“所以,妹夫這是要來興師問罪,覺得我這個姐姐不該耍你們嘍!”江怡墨站起來,語言輕挑,看起來很不正經。

“當時在拍賣會上,你為什麼不說你是雨菲的姐姐?”沈謹塵問。

他總覺得,江怡墨身上有很多東西是他想要去瞭解的,她裝了好多的秘密。

“江雨菲不是也冇有告訴你,我是她姐姐嗎?那你要不要去問問她為什麼隱瞞我的身份?”江怡墨微微一笑,她很不經意的走掉,像風一樣,誰也抓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