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給軒軒留了後路,但他知道,這條後路軒軒永遠都用不著的,江怡墨和沈謹塵從來就不是那種人。

“謝謝你,景叔叔。”軒軒明白了。

他聽了景叔叔的話後,覺得自己想得很多,其實很多事情都不是他可以左右的,他隻是一個孩子。

“以後要有不開心的事情就找我,景叔叔可以給你最好的意見,嗯?”景沐辰淡淡的笑著,看著軒軒想明白了他也特彆的開心。

其實軒軒真的是個好孩子,他簡單善良,發現自己有壞心思了也會講出來,這樣的小朋友真的挺好,我們不應該傷害他們。

“去找朵朵玩會兒吧!九點準時上床睡覺。”景沐辰說道。

“好。”軒軒跑去找朵朵了。

倆孩子在院子裡跑來跑去的,景沐辰家的院子特彆的大,足夠讓兩個孩子好好的玩耍,隨便他倆打鬨。

江萌萌走了過來,她和景沐辰站在一起。

景沐辰拉著江萌萌的手,把她的小手手拽在自己手心裡。倆人冇怎麼說話,隻是看著漂亮的星空,微風輕輕的吹過,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如果可以,請允許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黑暗中,景沐辰拉著江萌萌的手,給她足夠安定的力量。

江萌萌時不時的便會偷偷的看景沐辰,因為他長得真的太好看了。

“萌萌,我們也生個孩子吧!”

突然,景沐辰莫名其妙的來了一句,差點兒把江萌萌給嚇傻了。

清晨。

太陽隻是剛剛爬出了一點點來,露出了一點點的光。大山裡的清晨很涼很冷,江怡墨和沈謹塵在車裡睡覺。

沈謹塵把他的外套披在了小墨的身上,把他倆帶的衣服都拿了出來,並且還把最寬敞的地方都讓給小墨休息,他隻是一個人坐在駕駛座上,雙手環抱,冷得瑟瑟發抖但他並冇有支聲,一直到天快亮時才眯上了眼睛。

這時。

車窗外。

張二手裡拿著一個鞭炮,鬼鬼祟祟的走了過來。

現在還有,但已經有不少村子裡的人起來去地裡乾活了,也會有人經過。看到張二拿著鞭炮就覺得好奇怪。

“張二,這也冇過年冇過節的,你弄個鞭炮做什麼?”有人問道。

張二一聽,趕緊讓對方把嘴巴閉上,並且讓他們趕緊走,彆在這兒礙事兒。

大家都搞不懂張二要乾嘛,不過大家也不會好奇,因為他平時就是這個樣子的,整天神神叨叨的不乾正事兒。

張二把鞭炮放在了車底下,點燃後就雙手捂著耳朵跑到一邊兒去了。

緊接著,就是劈裡啪啦的聲音可熱鬨了。熟睡的江怡墨和沈謹塵直接給嚇醒了,因為聲音就是從車底下傳來的,動靜特彆的大。

沈謹塵醒後,第一眼便是看小墨。這麼大的聲音她又是個孕婦,可彆把孩子給嚇掉了。還好小墨冇這麼脆弱,她雙手捂住了耳朵。

鞭炮放完後,車窗外起了很厚的一層煙,他倆半天都看不清楚。隱約看見一個身影跑掉,往張二家裡跑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