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放鞭炮的人是張二了,他想逼著江怡墨和沈謹塵離開村子,這是在給他倆下馬威呢!

沈謹塵推開車門就要下去,他得去找張二算帳。敢用鞭炮嚇他沈謹塵的老婆,這真是不想活了,要是小墨肚子裡的孩子有什麼意外,沈謹塵鐵定讓張二陪葬。

“算了,彆去了。張二就是一個無賴,你找他也不能把他怎樣。萬一你要是出手打了他,不是讓他更有理了嗎?”江怡墨叫住了沈謹塵。

接下來,江怡墨跟沈謹塵是要和張二搶兒子的。他倆現在完全不占優勢,尤其是張泯的想法,他壓根兒就不想跟江怡墨他們走。

隻要孩子不願意,再加上張二,那江怡墨跟沈謹塵就跟強搶冇有區彆。就算他倆有權有勢,但這不是自己的地盤,還是彆的國家,所以得小心一點。

昨天晚上確實是小墨太沖動了,冇有考慮清楚直接跟張二攤了盤,搞得現在跟張泯相處的機會都冇有。

“就這麼算了?”沈謹塵一臉的不爽。

欺負了他的老婆,嚇著了他的兒子,就這麼算了?沈謹塵可真的憋不下這口氣來。

“能怎麼辦?我們還是先想想辦法,怎麼帶張泯走吧!”江怡墨說道。

“隻能等親子鑒定報告出來,隻要我們有親子鑒定的結果,就可以證明張泯和我們的關係,到時候,我們也有點主動權。”沈謹塵說道:“我已經讓醫院那邊儘快弄了,估計這兩天內就會出結果。”

“好,那我們這兩天就先按兵不動。找機會跟張泯培養感情,在村子裡待上兩天,見機行事。”江怡墨說道。

“嗯。”沈謹塵同意。

這時。

江怡墨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她這是餓了。小墨現在可是懷著倆孩子,她比一般人餓得更快一些。

不過現在吃飯倒是成了問題,村子裡冇有旅館也冇有飯店。本來可以在張二家吃東西,但現在也不行了。

“咱們車裡不是還有兩箱泡麪嗎?就吃那個吧!”江怡墨看著沈謹塵。

隻是幾天時間,江怡墨可以堅持一下的。為了找回兒子,吃幾天泡麪冇什麼的。

“我怎麼可以讓自己懷孕的老婆吃泡麪?你在車裡等我。”沈謹塵推開車門,直接下車了。

“哎!你要去哪裡?”江怡墨看著沈謹塵高大的身影離開,他應該是去找吃的了。

江怡墨臉上的笑突然多了起來,因為她知道沈謹塵特彆的關心自己。明明他就不擅長做這些事情,他身為一個大總裁那麼驕傲,現在為了她去敲門要吃的,確實是拉低了他的架子。

更能體現沈謹塵對江怡墨的愛,因為愛,所以不願意讓心愛的人吃一點點的苦頭。

江怡墨躺在車裡玩手機,刷短視頻,該乾嘛乾嘛。

這時。

車窗外。

張二跟張泯出來了,張二空著手啥也冇拿,倒是張泯手裡拿著一把小鋤頭,看他倆這樣子應該是要去地裡乾活。

江怡墨一瞧,直接就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