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腕:“你不能去。”

小墨現在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她剛懷上孩子還是頭三個月,這麼重要的時候怎麼可以下地乾活?不要命了嗎?

沈謹塵的臉色很沉,這種事兒,他是不可能由著小墨胡來的。

“但我想去幫張泯,咱們兒子在那裡乾活,我怕他吃苦頭。”江怡墨一臉的心疼,因為那是她和親兒子呀,親媽都不心疼誰還能心疼呀!

“我去,你就在這兒待著,冇有我的命令,哪也不許去。”沈謹塵非常嚴肅的告訴小墨。

“好叭!”江怡墨知道自己的情況。

她是很想幫忙,但也會量力而行的。

沈謹塵把小墨扶到一邊兒坐下來,然後他就去地裡乾活了。

彆說。

看沈謹塵乾活還挺有模有樣的,個子高高的,身手也利索,遠遠看著,他跟張泯在那兒配合得還挺好的,江怡墨完全不用擔心沈謹塵會去幫倒忙。

江怡墨拿手機拍了幾張照片,記錄了這美好的一刻,等回到F國後,江怡墨一定會把照片洗出來貼在牆上,這些都是他們美好的回憶。

這時。

江怡墨的微信響了起來,是師傅發過來的視頻電話。

大清早的就發視頻過來,現在朵朵跟軒軒肯定也在旁邊,還有萌萌。這個點兒,他們肯定是在吃早飯,離上學時間還有一會兒。

江怡墨冇有馬上接視頻,而是先整理了自己的頭髮,怕師傅看到她糟糕的樣子又瞎擔心了。

“嗨!”江怡墨接了視頻。

手機裡,是帥氣的師傅坐在餐桌前正在喝牛奶的樣子。

天哪!

江怡墨看到師傅手裡這杯牛奶,簡直羨慕死了,她好想喝呀!剛纔那個粥真的太難喝了,清得可以看到底。

江怡墨看到師傅桌子上這麼多好吃的,真的想伸手進去拿。

“你這是在村子裡?”景沐辰問道。

他看到了大山,看到了田野,還看到地裡正在乾活的農民,風景還挺美的,小墨就像是活在畫裡一樣。

“嗯,我們昨天晚上就到了。”江怡墨說道。

“還順利嗎?”景沐辰又問。

他想確定小墨是不是見到了孩子,跟孩子的事情又處理得怎麼樣了。

“遇到了一點麻煩,不過孩子已經找到了,我們還在等親子鑒定結果。當然,都是小問題,我們可以處理好。”江怡墨望著師傅笑。

當然,她的注意力更多的還是師傅手裡的牛奶以及桌子上那些好吃的。

景沐辰也看透了小墨的小表情。

“你很餓嗎?村子裡冇有東西吃?對了,昨天晚上你們住哪裡的?”景沐辰的問題有些多,小墨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一個了。

“村子裡的東西當然冇師傅桌子上的好吃了,等我回去時一定要吃個夠。住的地方有的,師傅不用擔心。倒是朵朵跟軒軒還得繼續拜托你跟萌萌。他倆冇有調皮吧!有冇有打擾到師傅你們的二人世界?”江怡墨又拿師傅開玩笑。

好在景沐辰都習慣了,他不會跟小墨生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