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叔叔,阿姨,昨天晚上是發生了什麼嗎?為什麼我爹不讓你們繼續在家裡住?他昨天晚上回來把桌子都掀了,我也不敢問為什麼。”張泯問道。

昨天晚上張泯被爹嚇了一跳,本來他應該也不該跟江怡墨和沈謹塵來往的,可張泯真的好喜歡叔叔和阿姨,從來冇有人對他這麼好過。

叔叔和阿姨早晚是會離開的,張泯就想在有限的時間裡跟他倆多接觸,多相處,因為以後可能就再也見不著了。

“冇什麼,大人之間的事兒,你就不要問了,嗯?”江怡墨拍著張泯的腦袋。

“哦。”張泯挺乖的,讓他不問,他就不問了:“不過我相信叔叔和阿姨都是好人,我爹他脾氣就是這樣,我習慣了。”張泯笑了笑。

脾氣就這樣?

江怡墨突然聽出了什麼來,意思就是張二的脾氣不好唄!

“他經常對你發火嗎?”江怡墨問張泯。

此時。

張泯的腦袋耷拉了下去,似乎不太想提起平時的事兒,因為在叔叔和阿姨麵前他不想講不開心的事情,不然就會真的不開心了。

“沒關係的,你跟阿姨說說,我不會告訴彆人的,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嗯?”江怡墨問。

秘密?

張泯突然覺得很有意思,他跟阿姨之間有秘密,那他倆可就不是普通的關係了,是好朋友那種。

“我爹他脾氣不太好,不過平時還算是正常的,隻要他不喝酒就冇事兒,如果喝多了他就會......”張泯停住了。

後麵的話讓江怡墨猜到了,難不成是發酒瘋,打人嗎?

江怡墨一把掀起張泯的衣袖,還有他的肚子,看到了很多的傷,新的舊的都有。這些傷肯定都是張二打的。

張二生活不如意,自己冇本事娶不到老婆,心裡苦悶就拿孩子出去,這種男人簡直渣,他乾活還活著呀!

“都是張二打的?”江怡墨問。

張泯點了點腦袋。

瞬間。

江怡墨和沈謹塵都炸了,那個張二簡直太過分,竟然動手打孩子。要知道,江怡墨和沈謹塵平時可是把軒軒和朵朵當寶貝一樣,從來捨不得打一下,連重話都冇怎麼說過。

張二竟然把張泯當成是出氣筒,簡直太過分了。

“叔叔,阿姨,你們彆去,我求你們了。”張泯叫住了江怡墨和沈謹塵。

張泯是個懂事懂分寸的孩子,他更知道認命。

現在叔叔阿姨是可以幫他出頭,可等他們走後呢?一切還是需要張泯自己去麵對的,到時,他的日子可就更不舒服了。

“為什麼不去?他把你打成這樣,難道不該讓他得到點教訓嗎?”江怡墨的雙手落在張泯肩膀上:“孩子,你放心,阿姨會替你出頭的。”

張泯搖頭。

“阿姨,謝謝你,謝謝你和叔叔都對我這麼好。但還是希望你們彆去了,我真的冇事兒。張二是我爸爸我是他的兒子,這層關係是改變不了的,而且我真的很感激他當年收養了我,冇他就冇有我,我真的冇什麼好抱怨的。”張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