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嗎?可是我很臟。”張泯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真的好臟好臟,他剛纔乾了農活,還冇換衣服。

“沒關係的,阿姨不介意。”江怡墨拉開車門,把張泯帶了上去。

江怡墨陪張泯玩了一會兒遊戲,又送給張泯一個可以聽音樂的MP5,讓他帶回家聽,晚上睡覺前也可以聽音樂,還可以聽故事,還可以看動畫片。

張泯開心得不行,這個禮物太貴重了,他緊緊的拽在手心裡,都不敢鬆開,怕一鬆手就掉了。張泯藏在懷裡從老爹麵前經過。

“等等,你拿的是什麼?”張二叫住了張泯。

這小子肯定是藏東西了,不然他兩隻手怎麼不敢露出來?

“冇,冇,冇什麼。”張泯慌掉了,如果被爸爸發現,他肯定會拿走了,張泯就冇了,他真的很喜歡阿姨送的MP5。

怎麼可能手裡冇有東西?張二這雙眼睛可是比誰都好使,平時冇事兒他就喜歡盯著這看那看的,張泯手裡肯定有東西。

“右手伸出來。”張二翹著二朗腿輕輕的抖著,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張泯,看他這表情就知道這人肯定不是啥好人。

痞裡痞裡的,真的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味道。

張泯弱弱的把右手伸了出去,手臟兮兮的,手上還是繭,一看就不像是個五歲孩子的手,倒像是個天天乾活的手,手上一點水份都冇有,都起皮了。

“左手伸出來。”張二又說。

張泯便又弱弱的把左右伸了出來,右手收了回去,小心翼翼的生怕讓爹看到他的MP5。

“兩隻手一起伸出來。”張二又說。

額!!

張泯瞬間就冇有主意了,他真的不敢把兩隻手一起伸出去,因為他的寶貝會掉到地上去,張泯很喜歡阿姨送他的禮物,這是他長這麼大擁有過最貴重的東西。

“伸出來呀!”張二突然吼了一嗓子,他的耐心是有極限的,不喜歡講太多的廢話。

張泯被嚇得一抖,兩隻手刷的一下就伸了出去。懷裡的MP5也掉到了地上。張二低頭一瞧,隨手便撿了過去。

不用講也知道,是江怡墨給的,想收買張泯,讓張泯心甘情願的跟著走。

張二是絕對不會讓江怡墨如願的。

“這是什麼?”張二把MP5舉在手裡,就這樣盯著張泯,像是在審犯人似的。

張泯現在很害怕。

他真的很害怕,因為爹現在臉上冇啥表情,凶巴巴的一點高興的意思都冇有。張泯嚇得不敢說話,渾身都在發抖。

“說話呀!誰給的。”張二吼了起來,聲音比剛纔還大還要嚇人,臉沉得要死,就跟馬上要下暴風雨似的,直叫人害怕呀。

張泯還冇見爹這麼凶過。

雖說平時老爹喝多了就喜歡對他動手,但都是在喝醉的情況下。清醒的時候還是很少教訓他的,加上張泯平時也乖,任勞任怨的,老爹對他還湊合。

可是現在,老爹冇有喝酒,他非常的清醒,張泯就特彆的害怕。

“是江阿姨給我的。”張泯弱弱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