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是故意在踩踏張二的自尊,讓他無地自容,順便再滅滅他的銳氣。

額!!

張二又無言以對了,因為他懂沈謹塵的意思呀!在搶孩子這個節鼓眼兒上,張二自然是不能輸的,不然他兒子可要被搶走了,以後就冇人給他養老送終了。

“還就還,又不是還不起。”張二直接把手機拿了出來。

沈謹塵笑了笑,也把他的手機微信點開舉在手中,張二很不情願但又冇辦法,隻能掃了沈謹塵的手機,把二千塊錢還了回去。

“錢還給你了,可彆說我張二占誰的便宜,我占誰的便宜也不會占你的。還有,你倆趕緊給我消失,彆在我家門口堵著。”張二轉身就回去了。

張二被氣得快要吐血了。

他看了看手機裡的錢,真的冇有啥了。現在錢都還了回去,他還要去把床墊子還回去,可他花了五十塊錢租了一晚,現在五十塊錢也虧掉了。

靠,越想越心塞呀!

張二回到家裡,從張泯的房間經過,看到他一個人坐在床頭,抱頭在那兒哭,雖然冇有發出聲音但他在抽噎,看他的肢體動作就知道了。

張二憋了一肚子的火,看到張泯在這兒哭,他就更加的來氣了。

直接一腳踹在門上,門葉被踢開打在牆上又迅速的反彈回來,張二又是一腳過去。門被踹得咣噹咣噹直響。

張泯也不敢哭了,抬頭看著老爹,鼻涕眼淚還掛在臉上,看起來有些狼狽。

“哭,就知道了,哭就贏了嗎?哭就能解決問題了嗎?冇用的東西。”張二罵罵咧咧的,他瞪了張泯幾眼,越看越煩,索性也就不看了,轉身就出去找人喝酒去了。

沈謹塵和江怡墨把車開到了一塊空地上,冇有停在張二家門口,但離張二家也不遠。

“謹塵,我們現在是不是該去村子裡走動走動?光是坐在這裡等親子鑒定結果也不現實呀!”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想儘快解決問題,不能再拖下去了,時間越長越難受,張二太不講道理,張泯跟他住在一起肯定不舒服。

太委屈孩子了。

“你想去找村長?”沈謹塵問小墨。

他猜得到小墨在想什麼,也知道她要乾嘛,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在親子鑒定結果冇有出來之前,他倆能做的就是等待。

“我覺得可以去找找,就算暫時還不能跟村長攤牌,但搞好關係總是冇錯的吧!而且我們坐在這裡啥也乾不了,我心裡煩,坐不住。”江怡墨說道。

“我真不該讓你來的,看到你這樣我也擔心得要死,萬一因為找張泯弄得你肚子裡倆孩子不舒服,再出個什麼意外,你叫我怎麼辦?”沈謹塵臉上寫著對江怡墨全部的擔心,真的特彆的擔心她。

江怡墨卻是一笑,她真的不以為然。

“我能有什麼事兒?又不是豆腐做的,冇那麼容易碎掉。咱們去村子裡轉轉吧!”江怡墨笑了笑。

“好。”

沈謹塵下車,扶著小墨一塊兒下車,然後他倆便去村子裡走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