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講完了,朵朵喜歡嗎?覺得姨講得好的話可以鼓掌喲?”江怡墨期待的看著朵朵,希望她可以給個好評。

朵朵猶豫了一下,她真的在鼓掌歡迎江怡墨。

江怡墨可開心了,她抱著朵朵親了兩口。

朵朵也能感受到江怡墨的好,小孩子嘛,總是最好哄的,隻要你對她好,她就會對你更好。

朵朵跑去梳妝檯,拿了張筆和紙過來,她在寫字,雖然寫得不好,但能認出她寫了出來。

“你能向我保證,不會跟媽咪搶爹地嗎?”朵朵寫的。

原本笑得燦爛的江怡墨瞬間愣住了,從朵朵這些扭七扭八的字中,她看出了朵朵對江雨菲和沈謹塵的維護,她害怕失去爸爸和媽媽,所以不希望任何人介入他們的感情當中。

“那姨可以問朵朵一個問題嗎?你覺得媽咪對你怎麼樣?她好嗎?”江怡墨問。

江怡墨多少看到江雨菲欺負朵朵,拿朵朵出氣。當然,現實當中,也有很多父母是這樣的,有脾氣就往自己孩子身上發泄,在生氣的時候,所有的醜陋全部寫在了臉上。

江怡墨想知道,朵朵會記恨江雨菲嗎?

“好。”朵朵雖然有猶豫,但她在紙上寫出了好。

所以,不管江雨菲怎麼對她,打也好罵也好,在朵朵心裡媽咪永遠是最好的,這就是親情的力量,永遠都無法割捨。

“那姨也向朵朵保證,我不會破壞掉朵朵的幸福,隻要朵朵一直幸福,姨就不會輕易破壞。”江怡墨發誓。

身為母親,她唯一希望的,就是朵朵幸福,快樂。

下一秒!朵朵撲進了江怡墨的懷裡,把她抱了起來。

“姨。”

朵朵的小嘴巴裡麵,冒出了這樣一個字眼。這個稱呼朵朵之前就會叫,也叫過一次。可這一次卻喊是江怡墨直冒眼淚,為了朵朵這聲姨,她也要兌現自己的承諾。

隻要朵朵和軒軒過得幸福,她不會辦舉妄動。但如果江雨菲敢得寸進尺的話,江怡墨會讓她萬劫不複。

“朵朵,你終於開口說話了,你終於說話了,姨很開心,特彆特彆的開心。”江怡墨抱著朵朵,哭得稀裡嘩啦的。

砰!

臥室門突然被踹開,沈謹塵,江雨菲,軒軒,還有爸爸繼母全部衝了進來,臥室裡擠滿了人,看起來殺氣騰騰的,好像有事。

江雨菲直奔過來,把朵朵從江怡墨懷裡搶了過去,當她發現朵朵手上的傷時,瞬間就震驚了。

“江怡墨,你對朵朵做了什麼?她手上的傷哪裡來的?真冇想到,你連小孩子也不放過,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江雨菲冤枉人的本事真不是吹出來的,張口就來呀!

她怕不是忘了,剛纔朵朵是誰被推的吧!還敢往江怡墨身上賴?

“江雨菲,你眼睛瞎了?還是青光眼白內障?冇看到剛纔我是在給朵朵包紮傷口?你說我弄傷了朵朵?那我倒是要問問你,身為朵朵的媽媽,她受傷的時候你在哪裡?連孩子怎麼傷的都不清楚,出了事情就會賴彆人,你可真有本事呀!”江怡墨直接懟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