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村子並不大,十來分鐘就能走到儘頭。村民的房屋都是修在一塊兒的,不算比較集中,其它地方就是田地大山。

江怡墨和沈謹塵經過一戶人家時,有一會兒婦人走了出來。長得胖胖的,一看就是那種特彆能力的。

“你倆就是張二的朋友吧!”胖婦人臉上帶笑,很是客套。

但她給人的感覺並不好,至少江怡墨並不喜歡跟這種女人打交道,肯定特事兒。

“你是?”江怡墨問,她一臉嫌棄。臉上就寫著,不想跟她說話。

“我是張二的嫂子呀!一家人,一家人。要不要到家裡來坐坐?既然是張二的朋友那就是我們的朋友嘛!我這個小叔子平時就痞裡痞氣的冇個正形,他肯定冇有好好招待二位。”胖婦人說道。

張二的嫂子?

這麼說來,這是張二哥的家了。

“如果方便的話,那我們就打擾了。”江怡墨客氣地說著。

張二的哥哥家,這倒是可以進去瞧瞧,而且這個胖婦人話挺多的,一會兒就問問關於張二的事兒,指不定還能查出什麼線索來。

隻要摸清張二的脾氣,就肯定有辦法搶回張泯。

“不麻煩,不麻煩,怎麼會麻煩呢?二位請進,我去泡壺茶水。”胖婦人跑得可快了。

江怡墨看著沈謹塵笑了笑。

“還不錯,今天還有茶水喝。你看張二哥哥家比張二好多了,起碼乾乾淨淨的,院子裡還種這麼多的花草,挺有格調的一個人。”江怡墨說道。

“看得出來。”沈謹塵點頭,同意小墨的說法。

院子裡有個石頭桌子,還有幾個凳子,他倆一塊兒走了過去。

“等等。”細心的沈謹塵叫住了小墨。

他發現小墨要坐的凳子上有灰,便先用手幫小墨擦乾淨,然後才讓她坐下來。

江怡墨卻是一笑,沈謹塵太小提大作了,他倆這是在農村裡,凳子上有點臟也是正常的,現在也不是講究的時候。

胖婦人端了一壺茶水,拿了兩個玻璃杯子過來。

“這是我們自家種的茶葉,你們在城裡可是喝不著的。對了二位,你們啥時候走呀!到時候我弄一些,你們帶回去喝。”胖婦人還真挺客氣的。

“謝謝。”江怡墨禮貌的接過來。

“對了,你們來村子裡找張二肯定有啥事兒吧!張二平日裡也冇個正形的,又好吃懶做,他冇給二位添什麼麻煩吧!”胖婦人問江怡墨。

這纔剛見麵,就問這些事兒,這個女人果然是八卦得很呀!

江怡墨看了一眼沈謹塵,和他交換了一個眼神。

張二這個嫂子倒是挺熱情的,隻是有些八卦,看她這個樣子可能跟張二的關係也不是特彆的好,而且這個女人也很貪財,她的眼睛一直盯著江怡墨手腕上的水晶手鍊瞧。

這條手鍊是沈謹塵送給她的,價值好幾千萬呢!戴在手上也是閃閃發光的,張二的嫂子雖然不識貨,但看到這麼閃的東西大概也猜得出很貴,主要是太閃了,眼神裡麵就透著一股好喜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