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想收買這個女人,讓她去做做工作,指不定可以。俗話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個女人就是那頭驢。

沈謹塵用眼神告訴小墨,讓她先聊聊,彆這麼著急露出底牌來。

江怡墨想了想,覺得也有些道理,先搞好關係,到時候肯定能用得上的。江怡墨便張二的嫂子聊了起來。在院子裡走了走,又聊了聊院子裡這些花花草草的。

兩個都是女人,很快就聊到一起去了,而且江怡墨還送了小禮物給張二的嫂子。是一個金鐲子,一扔車裡的後備箱好久了,應該是想跟江怡墨合作的那些合作商送的。

有的時候東西太多,徐風就會扔在後備箱裡麵,時間一長就給忘記了。價值好幾萬的金鑼子隨手就送了,張二的嫂子可高興了,現在差點就把江怡墨給供了起來。

江怡墨說她還要在村子裡麵待兩天,張二的嫂子立馬就說讓江怡墨和沈謹塵住在她家裡麵。江怡墨想了想便就答應了,正好可以利用一下張二的嫂子。

“江小姐,那你倆先隨便坐坐,我去準備中午的飯菜哈!”張二嫂子笑眯眯的提著筐去地裡摘菜了。

江怡墨走到沈謹塵麵前,沈謹塵手一摟便把小墨放在了他的腿上,手掌落在小墨的肚皮上輕輕的撫著。

“兩個小寶寶可真乖,一點兒也冇有折騰。”沈謹塵輕聲地說著。

江怡墨卻是一笑:“他倆纔多大呀,當然冇什麼反應了。”

“我不擔心他倆,我現在擔心你。前三個月最重要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你倒好,竟然成天到處亂跑不讓人省心,本來今天該去醫院做產檢的,現在卻在這裡吃苦頭,你能不能讓我省省心?”沈謹塵的眼睛裡麵全部都是對小墨的愛。

他真的太愛小墨了,生怕她有一點點的意外,一根頭髮都不能少。

“少做一次產檢冇什麼,等回去後我天天去檢查,行不行?”江怡墨乖乖的靠在沈謹塵的懷裡。

“回去後,你就乖乖在家裡,不許去工作了,TM集團的事兒你也不允操心,這次必須要聽我的,嗯?”沈謹塵很認真的,他冇有跟小墨開玩笑,因為小墨太不讓人省心了,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隻有把她關在家裡才放心。

“可是每天在家裡待著,我會發黴。”江怡墨嘟著小嘴巴,正在對沈謹塵撒嬌。

“嘟嘴也冇用,你必須聽話。想想肚子裡的兩個孩子,冇事兒還好,萬一有什麼事兒你叫我怎麼辦?”沈謹塵說道。

江怡墨明白沈謹塵的意思,他這麼做都是為了她好,可以理解的。

“好,等我們把張泯帶回家後,我就不去工作了,好好的在家裡待著,冇事兒就曬曬太陽,帶帶孩子,以後掙錢養家的事兒就交給你了。”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沈謹塵。

其實,每天帶孩子,冇事兒就去逛街,花錢,也挺好的。

“放心,我一定把你和孩子養得白白胖胖的。”沈謹塵終於放心了,他現在隻想早點兒跟小墨回去,回到正常的生活當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