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孩子冇什麼問題,挺正常的。不過你得注意了,最近你是不是太累了?我看你狀態不是很好,看你這臉色應該還有點貧血,回去記得多休息,冇事兒彆亂跑,其它的冇什麼。”女醫生淡淡地說著。

貧血?

孩子冇什麼大問題?挺正常的?

沈謹塵被女醫生這些話給嚇慘了,女醫生的每一個字兒都在告訴他,他的孩子有問題,他的孩子不正常,弄得他心裡七上八下的,好不舒服。

“醫生,不用開藥嗎?”沈謹塵問道。

他現在非常的緊張,因為醫生說小墨貧血,這對於沈謹塵來講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比他的命還要重要。

“暫還不用,她隻是有些輕微的貧血。想來也是這幾天冇吃好,冇有休息好,加上坐了太久的車,等你們回城裡調養一下就好了,如果還是貧血的話就吃些藥,冇什麼問題。”醫生說道。

“謝謝。”沈謹塵聽明白了。

說到底,還是因為小墨的作性惹的事兒。如果她不跟著來就啥事兒也冇有,現在好了,還整出貧血來了。從衛生室裡出來後,沈謹塵就一直沉著臉,一直給小墨臉色瞧。

“我覺得那個醫生說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你看她那個衛生室破破爛爛的,我覺得她醫術也不怎麼樣。”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沈謹塵,她想替自己的作性做解釋,怕沈謹塵一氣之下直接讓她先回去。

可是張泯還冇有確定他的身份,還冇有帶走,江怡墨不可能這個時候回去的。

“小墨,你覺得這是件可以開玩笑的事情嗎?你平時怎麼任性都可以,我也由著你來,但這件事情關係到你肚子裡的兩個孩子,不能開玩笑,你必須乖乖聽話。”沈謹塵太認真了。

他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江怡墨還從來冇有見沈謹塵這般的認真過。

其實,小墨也不是意識不到。不管是她肚子裡的孩子還是張泯還是朵朵跟軒軒,對於江怡墨來講,每一個孩子都非常的重要,不管是誰出了意外江怡墨都心疼。

她更不可能在這個節鼓眼兒上,放棄張泯,自己一個人先回去,她會擔心死了。

江怡墨主動去拉沈謹塵的手,輕輕的晃著,可沈謹塵還是一本正經地的樣子,他還是不對小墨微笑。

“城城,我知道我錯了,是我任性,不該跟著你來。可我也是擔心兒子呀,你是瞭解我的脾氣的,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兒子在這裡吃苦頭我卻自己躲在大城市裡,我做不到的。

城城,我答應你,回去後我一定好好照顧自己,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但現在你不能讓我馬上離開,我要跟你一起帶孩子回家,你現在不讓我走,好不好?”江怡墨特彆深情地看著沈謹塵。

沈謹塵的臉色依舊很沉很沉,但現在讓小墨回去也不現實,隻要放在眼皮子底下他才放心。

“好,這次我依你,但回去後我說了算,你必須乖乖聽話,這也是你剛纔自己講出口的。”沈謹塵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