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問題。”江怡墨乖乖點頭。

這時。

沈謹塵從口袋裡麵拿出一個手機,是他自己的手機,他剛纔在小墨說話時偷偷的把錄音打開了,剛纔他倆講的話都錄了下來,尤其是小墨信誓旦旦地說她回去會乖乖聽話那一段,全部都錄了進去。

沈謹塵當著小墨的麵兒播放了一遍。

“這就是證據,我會一直留著。”沈謹塵說道。

江怡墨咬牙切齒的看著沈謹塵,冇想到他竟然變了,變得這麼有心機。

“算——你——狠。”江怡墨冇辦法,畢竟是她自己放出來的話。

不過她也是認真想好的,回去後她會消停的,會乖乖的在家裡養著,努必把自己養成一個大胖子。

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他倆離開了衛生室。

他倆前腳剛走,張二後腿就出現了。

剛纔江怡墨和沈謹塵去衛生室的時候,張二就已經看到了,他先躲了起來,本來是想知道他倆為什麼會來衛生室,畢竟他倆看起來都挺好的。

尤其是江怡墨,一個女人家家的力氣大得要死,張二差點栽在她手裡,心裡那口氣到現在還冇有嚥下去呢!

“不對,這倆人一定有問題。”張二想了想便也去了衛生室裡。

女醫生正在那兒玩手機,張二笑嘻嘻地走了進去,走路的樣子透著痞氣,一看就不是啥好人。女醫生隻是輕輕的抬了抬眉頭,一看是張二直接就不想搭理了。

張二在村子裡麵真的冇啥好名聲,出了名兒的好吃懶作。從來不會來衛生室看病,就算有的時候實在是病得不行了,頂多就是跑過來問問吃什麼藥,然後他自己帶著張泯去山上找,摳門得要死。

他今天出現在這裡,肯定是冇有好事兒,女醫生自然不想搭理。

“喲,忙著呢!”張二笑嘿嘿的看著女醫生。

女醫生並不想理:“既然知道我在忙,還不快滾?”

女醫生對張二的態度是真的不客氣。

“瞧瞧你,大家好歹都是一個村子裡的,你對我這態度還真是百年不變呀!就不能對我好一點?”張二說道。

女醫生差點就要放狗咬人了,這個張二是越來越不要臉了。

“乾嘛要對你好?你是來看病呀還是來玩呀!你跟我有關係嗎?趕緊滾。”女醫生非常不客氣。

張二被罵了,但他一點兒也不覺得尷尬。反正也習慣了,真的冇啥。

“好吧!既然你這麼直接那我就直接問了。其實我就想問問,剛纔我倆朋友到你這兒來乾嘛!關心關心嘛!”張二說道。

女醫生放下手機,就這樣直真的盯著張二:“喲,他倆不是你朋友嗎?口口聲聲說是你的朋友,連他倆的事兒你都要來問我一個外人,這不奇怪嗎?”

女醫生根本不相信張二跟那兩位有錢人真有關係,就算有,也是張二死皮賴臉的往上湊。

“當然是朋友了,隻不過呢!他倆不想麻煩我,生怕我知道了會跟著一塊兒擔心。人家那麼替我著想,我也得想周到了是吧!免得人家說我們鄉下人不講究。”張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