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醫生真不喜歡他這張嘻皮笑臉的樣子,簡直太不要臉了,看著就覺得好噁心。

“他倆的事兒你還真擔心不著,人家懷孕了,還是雙胞胎,這事兒你能幫上什麼忙?彆跟著瞎攪和,乾你該乾的事兒,趕緊滾。”女醫生一臉不耐煩的拿起手機,繼續玩兒。

張二這才走了出去。

我滴個乖乖,那個女人竟然懷孕了,懷的還是雙胞胎?

不對吧!她真懷孕了嗎?一個孕婦勁兒那麼大的嗎?張二一邊走一邊想著江怡墨懷孕的事兒。

不對,不對,肯定哪裡有問題。張二從衛生室出來後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兒,他便又倒了回去,想再去打聽打聽。

“你怎麼又回來了?真當衛生室是你家開的,想來就來呀!”女醫生一看是張二,直接就不耐煩了,主要是張二這個人真的太煩了,成天不乾正事兒,淨在村子裡瞎晃,誰會喜歡他?

“我這不是突然覺得不對頭嘛!剛纔你說我朋友懷疑了,這不是好事兒嗎?怎麼跑你這兒乾嘛了?”張二問道。

女醫生直接對他翻白眼,要不怎麼說張二冇文化嘛,這麼點小事兒都不懂。

“人家自然是來產檢的嘍!你以為會跑到我這裡來玩呀,都跟你似的呀!”女醫生笑了笑。

原來是做檢查,張二好像聽明白了。

“那有冇有檢查出什麼來?”張二問道。

看張二臉上這笑就像是在盼著江怡墨一定要出點事兒的感覺,簡直太討厭了,女醫生直接就拿起東西開始打人了。

“人家隻是有點貧血,你怎麼還處處盼著人家有事兒呀,安的什麼心?趕緊給我走,我不想說認識你。”女醫生直接把人趕走了。

張二這才弄明白,原來是貧血。那這意思就是——江怡墨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是特彆健康嘛!如果是這樣的話,張二好像有辦法了,隻要江怡墨的肚子出一點意外,沈謹塵肯定會第一時間離開。

隻要他倆走了,張二就可以放心了,嘿嘿嘿!

張二一邊走一邊樂,因為他現在已經有法子了,他要對付江怡墨肚子裡的孩子,讓他們徹底的滾蛋,啊哈哈哈哈。

這時。

前麵菜地裡,有一群人圍在那裡,男的女的都有,不知道在弄什麼,但瞧著挺熱鬨的,張二自然是要過去湊熱鬨的他便擠了進去。

這才知道,原來是二嫂在那裡顯擺,她手腕上套了一個又大又粗的金鑼子,這鑼子怕是得有六七十克吧!好幾萬塊錢呢!

二嫂平時可相當的摳門,她是絕對不可能花幾萬塊錢買個手鑼子。張二繼續站在聽,二嫂一直在顯擺,大家都在圍著她,你一句我一句的張二這才聽明白了,原來是江怡墨和沈謹塵住到他們家裡去了。

這個手鑼子就是江怡墨送的。張二一聽,直接就氣炸了。

江怡墨和沈謹塵可是衝著張泯過來的,二嫂倒好,啥也不問直接就讓人住家裡去,現在還收人家的東西。江怡墨要不是看在張泯的麵子上能送她金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