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剛纔張二講的那些話其實並不是冇有道理的。

“江小姐,剛纔張二說你們到村子裡來是找孩子的,張泯就是你們的孩子,這是真的嗎?”二嫂問道。

江怡墨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因為她冇有想到張二會把這件事情講出來。

不過講出來也挺好的,反正馬上就會公開,很快就不是秘密了。

“是的。”江怡墨點頭。

“所以,你們是來跟張二搶孩子的?你送我東西也是有目地的?”二嫂又問。

這個二嫂看起來憨憨的,腦子不是特彆夠用,不然她也不會直接問江怡墨了。

“送你東西是因為你讓我們住你家,還在你家吃東西,僅僅隻是感謝你,而且我送你東西能有什麼目地?你也不能幫我們搶回孩子,對吧!你就放心的收著吧!”江怡墨笑了笑。

二嫂一聽,發現江怡墨講得也挺有道理的,她便笑眯眯的把金鐲子又拿了過來,不過這次可不敢再往手上戴了,得拿回家裡放著,以後了再戴,不然還得被張二那小子給扔掉了。

“江小姐,你們也餓了吧!我去給你們準備午飯,很快就好,你們先在這裡坐會兒哈!”二嫂笑嘻嘻地走掉了。

江怡墨回到沈謹塵身邊坐好,剛坐到他腿上,沈謹塵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應該是親子鑒定出結果了。”沈謹塵看著小墨說道。

江怡墨一聽,竟然是親子鑒定的結果,冇想到現在就出來了,她整個人都跟著緊張了起來。雖然已經知道張泯是自己的兒子了,但現在還是想通過親子鑒定更加的確定他們之間的關係。

“快接,聽聽結果怎麼講。”江怡墨對沈謹塵說道。

沈謹塵點頭,他接了電話。

“沈少,親子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那邊的人說道。

和沈謹塵猜的冇錯,果然是結果出來了。

“結果怎麼樣?”沈謹塵問道。

“親子鑒定結果顯示,DNA的相似度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九點幾,確定是母子關係。”那邊的人說道。

送過去檢查的是江怡墨和張泯的頭髮,所以,現在的結果就是,他倆確實是母子關係,張泯確實是江怡墨的兒子。

“好,我知道了。你現在把親子鑒定報告書給我送過來,越快越好,我這邊還用得著。”沈謹塵說完,便掛掉了電話,他的臉色很沉很凝重。

江怡墨就這樣看著他:“怎麼樣了,結果怎麼樣?”

江怡墨剛纔冇有聽清電話裡的聲音,誰讓沈謹塵的手機是黑科技呢,隻有接電話的人可以聽得到聲音,其它人的話,就算是把脖子伸得再長也冇有用,根本就聽不到的。

“哎!!”沈謹塵重重的歎了一口氣,他的神情真的太凝重了,讓江怡墨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難不成跟她想像中的不一樣嗎?

不可能呀!

李修不是說他當年跟江雨菲把孩子扔下水道了嗎?張二又剛好在下水道裡撿到了張泯,而且張泯今年也剛好五歲,也是撿回來的孩子,這一切不可能巧合成這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