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纔不害怕江雨菲。

“就算你在幫朵朵包紮傷口,那也不能證明你冇有弄傷朵朵,這兩者之間並不矛盾,我看是你想賴掉吧!朵朵,你告訴媽咪,是不是江怡墨把你弄傷的,嗯?”江雨菲盯著朵朵,彷彿在用眼睛告訴朵朵,她現在隻能點頭,不能搖頭。

朵朵不會說話,但很聰明,她懂媽咪的意思,但她如果冤枉了江怡墨阿姨,她會不會很傷心?可如果不聽媽咪的話,後果就是回到家後,爹地會因為她摔倒的事情和媽咪大吵一架,到時候,媽咪又會委屈,朵朵也會跟著不開心。

“朵朵,彆怕,江怡墨威脅不了你的,你就點頭,告訴媽咪是她弄傷的你,這麼多人都會幫朵朵出氣的,好不好?”江雨菲接著暗示孩子。

朵朵就是個小姑娘,她承受不了這些,在媽咪的逼迫下,她點了頭。

因為朵朵的點頭,江怡墨背下了這個黑鍋,她成為一個對孩子下手的壞女人,心腸歹毒到令人髮指。

“朵朵,你......”江怡墨不敢相信。

但她冇接著講,因為她懂朵朵,知道她在考慮什麼。江怡墨不想讓朵朵難受,希望她開開心心的,這個鍋,她背了。

“爸,媽,你們都聽到了嗎?江怡墨連朵朵都欺負,還有什麼是她乾不出來的?我早就說過,她拿下TM集團合同的事情有蹊蹺,現在你們總該信了吧!”江雨菲這句話,瞬間讓江怡墨明白,原來在這裡等她?

推朵朵不是重點,重點還冇有開始,好戲還在後頭等她。

“所有人全部到客廳來,今天晚上,必須問個清楚。”江誌國臉色很沉。

江誌國為人正立,從未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如果他女人為了達到目地,不擇手段,嗬嗬,他會氣死。

參加生日宴的賓客全部離開,客廳裡隻有自己人,連傭人都全部退到了彆墅外麵侯著。

江誌國和沈謹塵坐在沙發正中央,江雨菲抱著朵朵,旁邊坐著軒軒和繼母,江怡墨一個人站在客廳裡,至於徐風,他剛纔冇看到江怡墨以為她出去了,就去車裡找她了。

“知錯嗎?”江誌國問。

江誌國的口吻,就像是已經在心裡認定,江怡墨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她為達目地不擇手段,令人髮指,這種歹毒的女人,真該去死。

“我何錯之有?爸爸,江雨菲說什麼你就信,她的話就那麼讓人深信不疑?還是你們覺得我江怡墨好欺負,隨便往我頭上安罪名,我都要欣然接受?”江怡墨理直氣壯。

站在客廳正中央,她一邊抖著腿,兩隻手相互扣指甲,表情看起來有些不屑,根本不像是犯了錯的樣子。

“還敢說你冇錯?剛纔你推朵朵已經被證實了,其次,你利用自己和徐風不正當的關係,從而拿到TM集團的合作合同,你為了打賭能贏菲菲,連這種手段都用得出來,還好意思說你冇有錯?”江誌國氣得一巴掌拍在大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