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親子鑒定結果出問題了嗎?你怎麼這個表情呀!”江怡墨的心臟快受不了了。

沈謹塵點了點頭:“嗯,親子鑒定結果——結果——結果——”

“結果到底怎麼樣?難道張泯不是我們的兒子?”江怡墨已經有些受不了了。

這時。

沈謹塵實在是不想繼續逗小墨了,再逗下去怕是得把她肚子裡的孩子都嚇出來。

“結果顯示——張泯確實是我們的兒子,百分之百的是我們的兒子,我們冇有找錯人。”沈謹塵突然開心了起來。

江怡墨卻是被他弄傻掉了。

她現在完全不知道沈謹塵在興奮個什麼勁兒,他前後的反差真的太大了,堂堂的大總裁沈謹塵怎麼還變成了一個戲精呢!

“小墨,張泯是我們的兒子,冇有弄錯,他就是我們的兒子,你聽明白了嗎?”沈謹塵雙手落在江怡墨的肩膀上,特彆認真的看著她。

好半天後,江怡墨纔回過神來。

“所以,張泯確確實實是我們的兒子,真的是我們的兒子?”江怡墨問沈謹塵,她真的不敢隨便開心了,心臟受不了。

“對呀,張泯就是我們的兒子呀!親子鑒定都出結果了,這還能有假嗎?”沈謹塵說道。

下一秒。

江怡墨直接幾拳頭打在沈謹塵的胸口:“那你剛纔乾嘛嚇我?你故意的吧!沈謹塵,你膽子越來越大了,知不知道你剛纔把我嚇死了?我差點就肚子疼了。”

“我的錯,我的錯,我錯了。”沈謹塵一把將江怡墨抱在懷裡。

他隻是想跟小墨開個玩笑,卻不想會把她嚇成這樣。沈謹塵不是故意的,但他也不敢亂開玩笑了,小墨確實被他嚇得不輕。

“謹塵,竟然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我們接下來是不是該有所行動了?”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現在迫不及待的想帶張泯走,一秒也不想在這裡待下去了。

“彆急,雖然我們現在已經知道結果了,但如果張二想讓我們拿出證據我們也是拿不出來的。我已經讓我們的人把親子鑒定結果送來了,正在路上,等送過來後,我們就去找村委會的人。”沈謹塵說道。

“今天能送上來嗎?”江怡墨問道。

“估計送過來的時候也得很晚了,今天肯定是不能行動了,怎麼都得明天。明天如果處理得快的話,我們明天下午就可以帶張泯離開這裡。”沈謹塵說道。

江怡墨依在沈謹塵的懷裡:“就怕張二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他現在的態度很明確的,他不會讓我們帶張泯走。還有張泯,他的想法纔是最重要的,如果連孩子都不願意跟我們走的話,那就更加冇有辦法了。”

“嗯,但願會有辦法吧!”江怡墨繼續依在沈謹塵懷裡。

而此時。

張二在門外卻是把他倆講的話聽得清清楚楚的,張二這才知道,江怡墨他們還偷偷的去做了親子鑒定,而且結果今天就會送到村子裡麵來。

張二的嫂子從廚房裡麵走了出來,臉上笑眯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