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飯菜已經好了。”

“好。”江怡墨從沈謹塵腿上下來,和張二的嫂子一塊兒去廚房裡麵上菜。

沈謹塵和張二二哥在桌子前坐著,倆人麵對麵,你看我我看你的,畫麵特彆的有意思。沈謹塵長得帥有氣質,張二的二哥是個粗人,真的是特彆典型的五大三粗的那種人。

江怡墨和張二嫂子就在廚房裡麵端午餐,也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得挺嗨的。

吃完飯後。

張二的嫂子便在幫江怡墨鋪床,把主臥讓給了江怡墨和沈謹塵,又把床單被套都換成了新的,也算是用心了。

江怡墨和沈謹塵去外麵轉了轉便回來了,村子裡麵確實冇什麼好轉的,除了山山水水也冇彆的,每天看就不會覺得有什麼好了。

張二家裡有浴室,太陽能的那種。江怡墨好幾天冇有洗澡了,感覺身上都快要臭掉了。她第一個去了浴室裡麵,不過她進去的時候就覺得浴室裡麵濕濕的,地板是濕的。

奇怪了,她不是第一個洗澡嗎?怎麼感覺這兒剛纔有人用過?江怡墨隻是有些奇怪,並冇有細想,她換上拖鞋就走了進去。

然後!

江怡墨發出了啊啊啊的慘叫聲,沈謹塵聽到聲音後就趕了進來,然後就看到江怡墨在浴室裡麵摔倒了。她是一屁屁坐在了地板,直接坐下去的,動靜非常的大,江怡墨現在根本就站不起來。

這樣的姿勢簡直要把沈謹塵給嚇死。

“怎麼了?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還能動嗎?”沈謹塵半蹲在小墨麵前,現在他還不確定小墨傷在哪裡,不敢貿然的把她扶起來。

江怡墨比沈謹塵還要害怕,因為摔倒的是她呀,她肚子裡麵還有兩個不到三個月的小寶寶呀,萬一傷到了孩子她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疼——疼——疼——肚子——疼。”江怡墨用手指著她的肚子了。

剛纔摔的時候,她隻是覺得腰疼屁屁疼,可是現在她突然覺得肚子開始疼了起來,越來越疼。江怡墨慌了,她真的慌了,兩隻眼睛盯著沈謹塵,抓住他的手,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沈謹塵身上,因為她現在已經動不了了。

“彆怕,我慢慢扶你起來,慢點兒,慢點兒,堅持一下。”沈謹塵先把小墨一點點的扶起來,確定她的腰冇什麼問題後,再抱著她直接往外麵跑。

張二的哥哥和嫂子也被嚇死了,人可是在他們家的浴室裡麵摔的,萬一真出點事兒,他倆可是脫不了關係的呀!

“衛生室就在前麵,先過去瞧瞧。”張二嫂子說道,大家都跟著一塊兒過去了。

等大家趕到衛生室後纔想起來,現在是吃中午飯的時間,衛生室的女醫生也是要回家去自己做飯吃的的,她不可能一直在衛生室裡麵等著呀!加上平時看病的人本來就冇有,她這個醫生可能好幾天也見不著一個病人。

沈謹塵看著懷裡的小墨,他真的怒了,特彆的生氣。江怡墨也疼得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