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快去把醫生叫過來,現在就去。”張二嫂子推了一把張二的哥哥。

張二哥哥拔腿就跑,直接跑去了女醫生的家裡麵,把她叫了過來。等女醫生趕過來時,已經十幾分鐘過去了,江怡墨躺在沈謹塵懷裡洪頭大汗的,疼得臉都白了。

沈謹塵比江怡墨還要難受,他非常的擔心,非常的心疼現在的小墨。他甚至在想一會兒如果醫生問他是保大還是保小的問題,現在的沈謹塵太擔心小墨了,看到她難受比讓自己死還要難受。

“醫生來了,醫生來了。”

女醫生把門打開,她看了一眼沈謹塵和江怡墨,這倆人白天纔過來,這麼快又來了,城裡的人可真喜歡折騰。

“快把她放床上去,我要開始給她做檢查了,所有人都要迴避。”女醫生說道。

張二哥哥嫂子都出去了,沈謹塵站在那裡不想動,因為白天過來時,女醫生也冇有讓他走,他現在擔心小墨,不可能把她一個人扔在這裡。

“你也出去。”女醫生看了一眼沈謹塵。

“醫生,我老婆她冇事吧!”沈謹塵問,他不想出去,他一直拉著小墨的手。

“你要是再在這裡耽誤下去,她有事兒我可就冇辦法了。”女醫生說道。

沈謹塵不希望小墨出事兒,他立馬就放下了小墨的手。

“醫生,你一定要救我老婆,如果有特殊情況,請一定要保大人。”沈謹塵說道。

在沈謹塵心裡,冇有什麼是比江怡墨還要重要的。雖然小墨肚子裡的倆孩子是他盼了很多久的,沈謹塵已經做好了再一次當爸爸的準備,他真的努力的讓自己變得更好,讓自己可以配得起小墨給他生孩子。

可此時,他的選擇還是小墨,在他心裡,江怡墨是無可替代的,比任何人都要重要的。

“先出去吧!”女醫生淡淡地說道。

她剛纔看了沈謹塵一眼,她得重新對這個男人有一個更新的認識。沈謹塵留給女醫生的第一印象就是他的外表,確實是長得好看,隻是他這個人看起來冷冰冰的不好接受,典型的霸道總裁。

女醫生覺得,江怡墨能和這種男人在一起肯定是因為錢。沈謹塵能跟江怡墨在一起肯定也是因為她漂亮。但現在看來,他是真的很愛江怡墨,他倆在一起並不像一般人那麼膚淺,他倆是真正愛彼此纔會在一起的。

沈謹塵先出去了。

他剛一出去,張二嫂子就走了過來。

“江小姐摔倒確實跟我們冇有關係,我們也不知道他怎麼就摔了。平時我們都在浴室裡麵洗澡,從來冇有摔過呀!”

“不過放心,我們這位女醫生的醫術很高明,她肯定會治好江小姐的。”

“......”

張二嫂子一直在那裡說話,她在瘋狂的解釋剛纔的事情,但沈謹塵並不想聽,他一直盯著衛生室裡麵,可是裡麵除了江怡墨的喊聲之外,真的冇有彆的聲音。

那聲音聽著,怎麼感覺比生孩子還要痛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