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的眉頭真的皺得太緊了,他坐立不安的在那裡轉來轉去的,隻要女醫生不出來,他就根本停不下來。張二哥哥和嫂子也被嚇得半死,他倆在那兒嘀咕著,不知道怎麼弄。

不過了好久。

門終於開了,醫生走了出來。

“怎麼樣?”沈謹塵第一時間走了過去。

“你老婆冇事兒,回去好好休息,一定不能再折騰了。”女醫生說道。

沈謹塵鬆了一口氣,隻要小墨冇事兒,那他就放心了。

“那孩子呢?”沈謹塵又問。

女醫生的眉頭皺得比沈謹塵還要緊:“至於孩子——”

女醫生欲言又止,聽她這說話的口氣,怕是不太妙的樣子。沈謹塵一聽,更是覺得心情沉重。

“沒關係,隻要大人冇事兒,就好。”沈謹塵淡淡地說著,他在控製自己的情緒,小墨現在肯定比他還要難受,他就更加不能露出難過的表情了,不然小墨看到了會更難受的。

這時。

女醫生卻笑了,她突然覺得沈謹塵還挺可愛的,這麼好騙。

“我還冇講完。“女醫生立馬正經起來:“孩子冇事兒,不過下次不能再大意了。”

沈謹塵一聽,立馬就樂了。

“真的冇事兒?”沈謹塵問。

他以為,他真的要麵臨保大保小的問題。

“當然冇事兒了,不過還是特彆的危險,剛纔已經有流產的跡象了,好在你老婆身體還可以,但回去一定要注意,如果再有下次,怕是我也保不住了。”女醫生說道。

“謝謝。”沈謹塵說道。

他很感謝這位女醫生,但他不是特彆會用言語表達的人,所有的話語最後都變成了兩個字。

“冇事,我看病,你給錢,冇什麼好謝的。”女醫生笑了笑,她這是在提醒給錢,因為上次看了病就冇有給錢。

“對,我確實應該給錢。”沈謹塵注意到了桌子上的二維碼,他拿手機掃了掃,一連轉了好幾次的帳,女醫生的手機就不停的在響,她點開看才把她嚇死了。

滿屏的收款訊息,每一筆都是一萬,這得多少萬呀!

瘋了吧!看個病給這麼多的錢?有錢人的錢都是這麼花的嗎?

“先生,你給多了。”女醫生叫住沈謹塵。

“應該的。”沈謹塵去把小墨抱了出去。

張二嫂子和哥哥趕緊跟上,沈謹塵還是把小墨抱到了張二嫂子家裡麵,讓她躺在床上休息。沈謹塵坐在床頭一步也冇有離開,直到小墨醒了過來,看到她冇事為止。

“謹塵,我們的孩子怎麼樣了?”江怡墨問。

江怡墨特彆的擔心。

“冇事,你跟孩子都挺好的。”沈謹塵說道。

他倆都被嚇慘了,真的嚇死了。

“謝天謝地,謝天謝地,孩子冇事兒,孩子冇事兒。”江怡墨終於鬆了一口氣,一隻手落在肚皮上輕輕的撫著,真的要被嚇死了。

“對了,你不是去浴室裡洗澡嗎?平時你可從來冇有摔過,怎麼這次這麼不小心?好端端的怎麼就摔了?”沈謹塵冇有責怪小墨的意思,隻是想讓她多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