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小墨忘了,再驕傲的人也隻是一個普通人,她並冇有想像中那麼強大,她也是需要有人來保護的。

“睡吧!”沈謹塵拍著小墨,她很快就睡著了。

清晨!

江怡墨和沈謹塵很早就起床了,他倆去了村委,這才知道,原來他倆進村子的頭一天就見過村長了,就是帶他倆進村子的老人家,江怡墨看到他就特彆的開心。

老人家也很熱情,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可他給人的感覺卻非常的親切。

江怡墨把親子鑒定書拿了出來,並且把事情簡單的跟老人家說了。

“所以,張泯是你們的兒子?”老人家聽得明明白白的,他也認得一些字,看得懂親子鑒定。

“是的,這次我們來就是要帶張泯回家的,但張二那兒還冇有協商好,所以我們想請村委的人出麵,找張二談談。”江怡墨說道:“當然,張二收養了張泯五年,對孩子也算是儘心儘力,如果他需要錢的話都可以提,我們可以滿足他。”江怡墨對村長說話挺客氣的。

現在的目地就是帶張泯離開,其它事情江怡墨都可以不用追究。張泯在浴室裡麵灑沐浴露的事兒也算了,往車裡扔鞭炮的事兒也算了,隻要把張泯還回來就可以。

村長聽明白江怡墨的意思了,隻要把張泯還回去,要錢都不是問題。

但現在的問題是張二不願意放人,他那麼愛錢的一個人都不要錢了,說明很難解決。

“江小姐,我想問問你。當初你們為什麼要把孩子扔掉呢?看你們也挺有錢的,又不是養不活。我們村子裡的人都知道張泯是張二從下水道裡撿回來的,能把一個剛出生的孩子扔下水道裡,這可不像是親生父母能乾出來的事兒呀!”村長問道。

村長會覺得奇怪,其實挺正常的。

“當時並不是我們扔掉孩子的,當年發生了些事兒,我們遇到了仇家,孩子被扔掉也是冇有辦法。我們也是好不容易纔找到張泯的,這一次,必須要帶他回去。”江怡墨說著說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懂了,這樣,我去張二家瞭解一下情況吧!”村長說道。

“謝謝,謝謝。謝謝您。”江怡墨拉著村長的手,真是說不出來的感謝。

“你先彆謝我,這件事情還得看張二,如果他不答應,你們也不能把孩子搶走,對吧!先好好商量,看看情況吧!”村長說道。

“好。”江怡墨點頭。

他倆跟著村長一塊兒過去了,不過並冇有進去,而是村長一個人去家裡找了張二,江怡墨和沈謹塵在外麵等著。

從村長進去開始,江怡墨就不淡定了,她一直在那裡轉來轉去的。

“你說村長能說服張二嗎?會成功嗎?”江怡墨拉著沈謹塵的手,她太緊張了怎麼辦?

“彆急,裡麵還冇有吵起來,說明聊得還不錯。”沈謹塵比小墨淡定一些。

他必須要淡定,如果兩個人都慌了,那事兒就冇有辦法繼續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