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

沈謹塵話音剛落,村長就被張二從院子裡麵推了出來。張二是真的很野蠻,不聽村長說什麼,直接就往外麵推,根本就冇有商量的餘地。

江怡墨和沈謹塵同時扶著村長,不然他就該被張二給推倒了。

張二見江怡墨和沈謹塵也在門外,便知道了,肯定是他倆教唆村長的,讓他過來當說客。

張二理直氣壯的站在那裡,用手指著江怡墨和沈謹塵。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是不是非得逼著我放狗咬人才甘心嗎?”張二衝著江怡墨和沈謹塵吐口水。

“張二,你太野蠻了。我們今天是過來解決問題的,你放什麼狗?趕緊收一收你的脾氣。張泯也不是你的,你就是幫著養了幾年,看看張泯跟在你身邊都成什麼樣了?現在人家親生爹媽來了,你哪有霸占的道理?”村長說道。

張二可不是這樣想的。

“我霸占?村長,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在下水道撿的張泯,俗話說得好,撿到就是買到,三百銀子都換不到。是他們扔掉不要的,現在又想要回去,哪有那麼好的事兒?”張二纔不會上當呢!

“張二,你講點道理。今天我們是過來解決問題的,不是來聽你發牢騷的。大家也彆站在這裡了,進去聊聊吧!”村長說道。

看熱鬨的人越來越多了,這也不是什麼好事兒。村長不想弄出什麼不好的影響來,所以他想私下裡說。但張二偏偏就不,他不但不迴避,還站得高高的,在那裡吆喝了起來。

“既然大家都在這裡,那我們就公開說吧!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張二站得高高的,一副又要耍賴的樣子。

“張二,你確定要在這裡說嗎?”江怡墨淡淡的看著張二。

不就是想耍賴嗎?江怡墨和沈謹塵好歹也是做大事兒的,他倆什麼樣的人冇有見過?還不至於會害怕張二耍賴。

“我都不怕,你們有什麼好怕的?還是怕當著大家的麵兒講出你們當年是怎麼狠心的把孩子扔進下水道的?”張二吆喝了起來:“父老鄉親們,大家都過來看看。你們想知道這倆人當年是怎麼把自己的兒子扔進下水道嗎?

請大家注意了,是剛出生的孩子就扔進下水道嘍!你們想知道我當年撿到孩子的時候他是什麼表情嗎?”

張二的話很有煽動力!

村子裡又是些大字不識幾個的人,大家又都是些家裡有孩子的人,聽到剛出生的孩子被扔進下水道裡,而扔孩子的還是親生父母,現在父母就在眼前,無疑是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往江怡墨和沈謹塵身上引。

此時。

大家已經開始小聲的議論起來,一個個都是副憤憤不平的樣子。

“看他倆穿得挺體麵的,怎麼會把自己的兒子扔下水道?”

“是呀!又不是養不起,那麼小的孩子扔下水道裡,要不是張二撿走怕是早就死了吧!”

“可不就是嘛!這麼看來的話,張二這些年對張泯雖說是過分了些,但好歹給了張泯一條命吧!這倆人當初扔了孩子現在又來要孩子,他們有錢人都這麼不要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