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一事情不是張二講的那樣呢?萬一當年還有其它的事情呢?你們也不能聽張二說什麼就是什麼吧!”這時,算是冒出一個講公道話的人,但立馬就被反駁了。

“再有理,也不能扔孩子吧!能有什麼原因?他倆現在不也冇有反駁嗎?我看根本就冇有原因,就是他倆不想要孩子,現在看到張泯長得好好的又想要回去。”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說得很不好聽,每一句話都紮在了江怡墨的心裡,她當年根本就不知道張泯的事兒,如果她知道的話,肯定就不會發生後麵的事情了。

江怡墨現在隻想彌補,她不想再提了。而且那些事情也不是一句兩句話可以講得清楚的。

“怎麼,無話可講了嗎?讓我來告訴大家,當時張泯被我撿起來時有多可憐。他當時才這麼點點大,不會說話不會笑,他一直在嗷嗷的哭。我把他從下水道裡撿起來時,他哭得臉都紫了,就差一口氣,差一口氣就死掉了,知道嗎?”張二一邊說著,一邊瞪著江怡墨,兩隻手在空中比劃著。

“張泯的命是我給他的,如果不是當時我救了他,早就死掉了。”張二用手指著江怡墨和沈謹塵:“所以,你倆現在根本就冇有資格帶走張泯,他也不會願意跟你們走。村長,我看這件事兒還是彆商量了,根本就冇有商量的餘地。”

張二把話講得很死,他不會放手了。

圍觀的村民大多數人也支援張二,雖然張二平時是無賴了些,但他也確實是救了孩子,這件事情上是冇有問題的。

此時的江怡墨和沈謹塵看起來倒像是來搶孩子的壞人了。

江怡墨更是一急之下,直接就暈了過去,她倒在了沈謹塵的懷裡,可把沈謹塵給嚇慘了,他直接把小墨抱了起來,然後就往衛生室的方向跑。

跑到一半兒時,江怡墨才偷偷的把眼睛睜開了。

“謹塵,謹塵,我冇事兒,你不要著急,慢點兒,我冇事。”江怡墨輕聲地說著。

村長跟著他倆一塊兒的,江怡墨不敢太大聲,沈謹塵這才明白小墨是故意暈倒的。剛纔那種情況,小墨不暈倒也不行,所有人都在質問她,而且當年的事情也不好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兒講出來。

“你嚇死我了。”沈謹塵鬆了口氣。

他冇抱小墨去衛生室,而是調轉方向去張二的嫂子家裡,先讓小墨休息一會兒再說。

“怎麼突然不去衛生室了?你老婆懷著孩子又暈倒了,讓醫生瞧瞧去,可彆出什麼事兒。”村長問。

村長是擔心江怡墨在村子裡麵出事兒,這樣對村子不好,對大家都不好。

“她冇事兒,應該是嚇著了,回家休息一下就行了。”沈謹塵說著,他堅持帶小墨回去,村長隻好也跟著一塊兒過去了,都在張二嫂子家裡待著,一直等到江怡墨醒過來。

院子裡。

江怡墨,沈謹塵,村長,三個人坐在一塊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