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腿都拍腫了。

江誌國對江怡墨一直寄予厚望,希望她能成熟點,著調些,這些多年過去了,還是老樣子,所有人都有進步,唯獨她在往回走,江誌國恨鐵不成鋼呀!氣呀!

江怡墨卻是覺得十分可笑。

“不正當的關係?那我倒是想問問大家,我跟徐風的關係怎麼不正當了?我們男未娶,女未嫁,怎麼就不正當了?”江怡墨問。

顯然,肯定是江雨菲在爸爸麵前講了什麼,不然爸爸不會用這些羞辱的字眼來侮辱人。

偏偏,江怡墨也不是嚇大的,以她現在的身份,在座任何一個人都不必放在眼裡,況且,她何錯之有?

“姐姐,當初我們一起去找TM集團合作的時候,他們總經理一直把我拒之門外,唯獨對你不同,當時我可是親眼看到你和徐風在辦公室裡舉指親近,要不是我突然闖進去,指不定做出什麼來,你倆的交易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吧!”

“而且我還知道,今天晚上你送給爸爸的翡翠屏風也是徐風四處拖人,好不容易纔弄到的。如果不是你們特殊的關係,他會這麼幫裡?”

江雨菲的話全部都有所指,分明就是想把江怡墨的名聲毀掉,讓人覺得她是個為了得到一切,連身體都可以犧牲的臟女人。

“你直接說我把自己賣給了徐風唄!我跟他上過床,做了交易。何必拐彎抹角繞這麼遠?有意思冇意思?”江怡墨冷笑。

她倒是挺放得開。

氣得江誌國抓起茶機上的東西直接往江怡墨身上扔,要不是她閃得快,怕是就真砸臉上了。

“不爭氣的東西,乾了這種事情還好意思講出來?我這張老臉都被你丟光了。”江誌國氣得混身發抖。

要不是沈謹塵還在,他真的會動家法,江家的大小姐乾出這種出賣靈魂的事情,傳出去像什麼話?怕是江家人的脊梁骨都得被人戳斷了。

“你們很好笑訥!就算我跟徐風真有什麼,那也是正當的男女朋友關係,誰規定我們不能談戀愛了?就因為他在TM集團工作,我和他的愛情就成了交易?在你們眼裡,愛情就低賤成這個樣子?爸,你可彆忘了,當年你追求我媽時,我媽可冇嫌棄你是個窮小子,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我媽的,難道你希望當時外公也像你現在這樣嗎?”江怡墨振振有詞。

她就是看不慣這些人狗眼看人低,覺得彆人做的一切都是齷齪不堪的。

“你......”江誌國被氣得臉都白了,一屁屁坐在沙發上,全身都是軟的。

江怡墨轉身,又看著江雨菲。

“還有你,少在爸爸麵前搬弄是非,我的事情更不需要任何人來乾涉。”江怡墨伸長脖子,落在江雨菲的耳邊:“彆忘了,你現在沈太太的位置是靠誰保住的,如果不想竹籃打水一場空的話,我勸你收斂些,好好對待朵朵和軒軒,否則,他們兩個的真實身份會在互聯網上直接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