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長臉上的表情很沉重。

“被張二這麼一鬨,現在情況就更加的複雜了,雖然我知道當年你們是不得已纔跟孩子分開的,也是被人算計了,但張二死咬著不放,這可怎麼辦?”村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村長其實還是站在江怡墨和沈謹塵這邊的,先不說彆的,就說他倆大老遠的跑到村子裡麵,又跟張二週旋這麼久,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而且江怡墨肚子裡還懷著孩子,她很偉大了。

“把張二叫過來吧!事情還是要解決的,他鬨歸鬨,但還是要解決的。我就不信張二可以一直耍無賴,讓他把張泯一起帶過來,孩子的意見纔是最重要的,如果張泯願意跟我們走,張二也不能說什麼。”江怡墨說道。

剛纔是當著村民的麵兒,人太多了不方便講,江怡墨想關起門來慢慢商量,把張二和張泯都叫過來最好了。

“張二嫂,這樣,你們幫忙走一趟,去把張二叫過來吧!”沈謹塵說道。

讓張二嫂子和哥哥去請人,想來張二也不會把他倆怎麼樣,如果再讓村長去的話怕是又會直接被趕出來了。

“好,我們去。”張二嫂子二話不說拉著張二哥就出去了。

“我們乾嘛要去?他們是要搶張泯的,這種時候我們不是該幫老二嗎?”張二哥想幫自己的弟弟。

張二嫂子的意見卻是相反的,甚至還跟他凶了起來:“你懂什麼?張二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讓張泯跟著他能有前途?要是張泯以後混好了,指不定大家都會跟著沾光,跟著張二能怎麼辦?種一輩子的地呀!有啥出息?”

“那也不能......”

“什麼不能不能的?趕緊跟我走,彆廢話,一會兒就是用綁的也得把張二給綁過去。”

夫妻倆你一句我一句的,磨磨嘰嘰的去了張二家裡麵。

十五分鐘後!倒也是把張二和張泯帶了過來。張泯到現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一直躲在張二的身後,看起來膽子比初見的時候還要小了。

江怡墨看到張泯這個樣子也是滿滿的心疼孩子,張泯並冇有做錯任何的事情,可老天爺就是對他如此不公,讓他承受著比常人更多的東西。

“怎麼,還不死心訥!還把門給鎖上了,這是怕人聽到丟臉訥,你們城裡人就這個德行?”張二笑了笑,看人的眼神很詭異。

這時。

村長把親子鑒定的結果放在了桌子上。

“張二,你先看看這個。這是張泯和江小姐的親子鑒定,結果顯示張泯是江小姐的兒子,那是人家的兒子,竟然人家都找上門兒來了,你就把孩子還回去。

江小姐和沈先生也說過了,你想要任何東西都可以,想要多少錢都行,哪怕你現在想把你住的狗窩修成大彆墅他們也能幫你辦到,人家都把話說這個份兒上,你還想怎麼樣?再鬨下去可就冇意思了。”村長說道。

江怡墨和沈謹塵開出的條件絕對是非常非常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