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二奮鬥幾輩子都不可能得到,按理說,張二也該妥協了纔是。冇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堅持什麼,為什麼一定要把張泯留在身邊,有什麼目地。

“親子鑒定?”

張二笑了笑,懶散的走了過去,他把親子鑒定的結果拿了起來。張二讀的書少,但他也認識幾個字兒,大概可以看得懂,知道這個親子鑒定是真的,上麵還有醫院蓋的章子。

可那又怎麼樣呢?

張二直接當著大家的麵兒,把親子鑒定結果捏成一個紙團然後塞進了自己的嘴巴裡麵。

“張二,你這是做什麼?瘋了嗎?”村長急了,他直接就站了起來。

江怡墨和沈謹塵也起來了,連張二的嫂子和哥哥都過去拉住了他,結果還是冇有用,張二直接給嚥進了肚子裡麵,親子鑒定的結果被他給吃掉了。

“現在狗屁的親子鑒定結果冇了,冇了,你們證明不了張泯是你們的兒子了,還有什麼招使出來吧!來呀!來哇!”張二得瑟了起來。

“張二,你真是個無賴呀!哪有你這樣的,霸占彆人家的孩子,現在還這麼理直氣壯的?”村長簡直對張二無語了。

“我本來就是無賴,村長你第一天認識我嗎?”張二還好意思得瑟,簡直太不要臉了。

這時。

沈謹塵倒是挺震定的。

“那我問你,當年你收養張泯的時候可有什麼手續?”沈謹塵問道。

他這麼一問,倒是把張二給問蒙掉了。

“找村裡開過證明嗎?你給張泯上過戶口嗎?請把戶口本拿出來,請證明張泯是你的養子,證明你和他的關係。”沈謹塵繼續說道。

張二繼續發愣。

現在讓張二拿這些東西出來,他啥也冇有。

當年他把張泯帶回來的時候張泯才一點點的大,當時根本就冇有考慮這些。張二當時就想,反正張泯也是他從國外帶回來的,那麼遠了誰會找過來,他當時也嫌麻煩並冇有去弄那些手續。

回到村子裡,他也冇給張泯上戶口,因為他壓根兒就冇想過讓張泯上學,他隻是想讓張泯留在身邊給他養老,做個伴兒。說白了,就是拿張泯當一條無比衷誠的狗在養著。

看張二現在這表情便知道,他根本就冇有辦法證明。

“既然你證明不了,那就不能說明你跟張泯有問題。我們是張泯的親生父母,如果我們要告你拐賣兒童怕是你得進去很久。想想吧!是現在把張泯還給我們,還是等你進去後我們再帶走張泯。”沈謹塵非常鎮定。

張二明顯是被沈謹塵的話給嚇到了,不然他現在也不會露出不自然的表情,甚至是連說話都有些抖了。

“你彆嚇我,真以為你隨便幾句話就能把我嚇到嗎?有本事你就真去告我,我還就不信了,真能把我怎樣。”張二故作硬氣,但他心裡麵其實是很慌張的。

這時。

村長又站了出來,他打算勸說張二。村長把張二拉到了一邊兒去,小聲地跟他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