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想從張泯下手,她也是在給張泯選擇的機會,走與不走不是任何人說了算的,而是應該讓張泯做決定。

“如果你做不到呢?你是不是就不會事走張泯了?”張二問道。

“是這樣的。”江怡墨點頭。

張二仔細想了想,七天的時間,很長了呀!江怡墨和沈謹塵那麼有錢,萬一張泯真的點頭了怎麼辦?

“我可以和你賭,但隻有三天的時間,如果三天之內張泯不願意跟你走的話你就能再帶走他。”張二說道。

張二是太心虛了,怕江怡墨真的會成功,所以把時間縮斷了。三天確實很斷,想完全改變一個人的想法是不可能的。尤其張泯對原生家庭有很大的誤會。

剛纔在院子外麵,張二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兒講當年的事情。張泯在門後聽得清清楚楚,他甚至可以想像自己當時被扔在水裡差點淹死的樣子。

現在想起來,張泯還覺得好難受。這種情況下,就算是親生父母站在眼前,怕是也隻有恨了吧!

“好,三天就三天。”江怡墨應了下來。

三天的時間很短,張二肯定也會在這三天時間裡麵搗亂,江怡墨和沈謹塵想讓張泯心甘情願的跟他們走,非常非常的有難度。

這麼做很冒險,但江怡墨還是想試一試。因為她不想直接把張泯搶走,更不想給張泯的內心造成傷害,這對張泯是不公平的,就算真把孩子還回去了,怕是張泯也不會開心,指不定還會造成心理上的困擾。

退一萬步講。

如果張泯真的不願意走,哪怕是把他留下來。至少江怡墨也知道自己有一個兒子在這裡,他活得好好的。江怡墨以後還是有機會來看他的,等張泯再大一些,他肯定也能明白的。

他們身上流著一樣的血,那一層關係是切不斷的。

“江怡墨,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三天時間到了,你要是做不到,你們就得馬上走人。”張二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中午了:“今天也算一天,就這麼滴吧!”

額!!

張二還真是厲害呀!今天明明就隻有半天時間了,他還要算一天,那就是說,江怡墨還是兩天半的時間。可此時張泯看江怡墨和沈謹塵的眼色卻是非常可怕的。

從剛纔進來到現在,張泯站在那裡就冇有動過。

張二回家去收拾東西了,一會兒他倆把張泯的東西送過來,張泯這三天就住在這裡,跟江怡墨和沈謹塵相處。

張二嫂去收拾房間了,張二哥也跟著張二去拿東西了。此時,院子裡麵隻有江怡墨,沈謹塵還有張泯。三個人中間都隔著距離,那種距離是很神奇的,明明往前跨一步就可以,可大家都覺得往前一步很難。

他們的距離在心上,而不是腳下。

“張泯。”江怡墨輕聲地喊著孩子的名字,她的手抬了又抬,很想去把張泯拉過來,她很想抱一抱張泯,然後光明正大的告訴他,張泯,我是你媽媽呀,我是媽媽呀,我來接你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