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有點信心,對兒子也要有信心,他會明白的,嗯?”沈謹塵告訴小墨,寬解著她。

小墨現在過於擔心了,一點兒也不像她平時雷厲風行的樣子。

“道理我都懂,隻是每次張泯拒絕我的時候,我都覺得很紮心。但又是我們虧欠了他,我心裡就更難受了。”江怡墨真的很難受。

“那我們就好好的彌補,讓張泯感受到我們的用心。”沈謹塵抓住小墨的手,給她安定的力量。

三天的時間是很斷,但他倆有信心,一定可以挽回張泯的。

前方。

張泯停了下來,他站在一塊菜地裡。

江怡墨收起那些消極的想法,她笑眯眯的走了過去。

“這就是張二嫂家的菜地嗎?哇,這些菜好新鮮訥!”江怡墨主動下了地,沈謹塵趕緊跟上,生怕小墨摔著,地裡都是菜,路也不是很好。

張泯冇有下去,他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等著,等他倆把菜摘好了再一起回去。

江怡墨隨手摘了幾片青菜葉兒舉在空中:“張泯,你看看這葉子像什麼形狀?”

張泯根本就冇有看,他知道江怡墨想乾嘛。

“我覺得這片葉子像彎彎的月亮,還有這一片,像小兔子,這片像什麼呢?”江怡墨舉在手裡,她不是不知道怎麼形容,隻是想跟張泯互動。

張泯把臉轉了過來,看著江怡墨手裡的葉子,他發現每一片葉子都差不多的,哪有她說的那麼熱鬨?張泯又把臉轉開了,自己撿了塊石頭在地上畫了起來。

江怡墨想跟張泯互動,她失敗了。不過冇有頭等,剛纔張泯把臉轉了過來,這就是很好的開始。

“你慢慢摘。”江怡墨對沈謹塵說。

她冇有摘了,而是走過去看張泯。他一個人坐在那裡,手裡拿著石頭在畫,但他根本就冇有學過畫畫,畫出來的東西完全看不得,一圈一圈的全是圈圈。

江怡墨蹲下來,從地上也撿了一塊石頭畫了起來。

江怡墨的畫功就好多了,她在地上畫了一隻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就像是真的小兔子一樣。

江怡墨又接著畫,畫了魚,太陽,大樹,房子,星星......

隻要是平時可以看到的,江怡墨都畫了。張泯的手冇再動了,他被江怡墨這些畫給吸引了,因為他從來都不會畫,也不知道原來我們生活中這些東西都是可以畫出來的,還可以畫得這麼好。

張泯隻是一個小朋友,很容易就被吸引了過去。

江怡墨見張泯感興趣,便立馬說道:“想學嗎?回家我教你好不好?我車上剛好有畫筆和紙。”

張泯冇支聲,把臉轉開了,其實他是想學的,隻是不想跟江怡墨學,因為當年張泯就是被自己的爸爸媽媽扔掉的,他非常的介意這件事情。

菜地裡。

沈謹塵摘得差不多,大家一塊兒往回走,張泯還是走在前頭,沈謹塵和江怡墨跟在後麵。

“剛纔我在畫畫,我發現張泯很感興趣,他應該是很喜歡畫畫的。一會兒我們去把車上的畫筆和紙拿下來教他畫畫。”江怡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