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妞妞,你們想學什麼?阿姨什麼都會哦!”江怡墨笑眯眯地問道。

“都可以,隻要是阿姨畫的,我們都喜歡。”妞妞的嘴巴可真甜,把江怡墨逗得好開心。

如果張泯也能像妞妞這樣就好了。

“我們畫我們的家,好不好?”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畫這幅畫,其實是畫給張泯看的。她是想用一幅畫告訴張泯,她眼裡的家是什麼樣子的。

“好呀,好呀!”妞妞點頭。

江怡墨給妞妞和張泯各一張紙和一張黑色的筆,讓他倆先坐下來。

“阿姨先畫我眼裡的家是什麼樣子的,你倆先看著,等我畫完了你倆再開始,可以嗎?”江怡墨問道。

“好。”妞妞回答得好乾脆。

張泯雖然冇有說話,但他已經把畫筆拿在了手裡,而且他非常的認真的聽著,看得出來,張泯是真的很喜歡畫畫,很喜歡上學,他渴望像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樣。

江怡墨看到這樣的張泯,挺心疼的。她更加的堅定,一定要帶張泯回家,讓他迴歸到正常孩子的生活。

“那阿姨要開始畫嘍!你倆可以看仔細喲,如果有不懂的也可以問阿姨。”江怡墨畫了起來。

曾經在國外的時候,江怡墨陪朵朵畫過一幅畫兒,那是朵朵眼裡的家,有爸爸有媽媽,有朵朵和軒軒。那一幅畫雖然後來被羅曼撕掉了,但畫的內容卻印在了江怡墨的腦子裡麵。

江怡墨很喜歡那幅畫兒,她重新畫了一次。隻是這一次還加上了張泯,多了一個男孩子。還有畫裡的媽媽的肚子也是微微突起的,代表著江怡墨肚子裡的兩個寶寶。

江怡墨還畫了大彆墅,是他們現在住的大彆墅,還有花花草草,江怡墨的畫裡麵全部都是希望,雖然還冇塗色,但卻很感人,至少江怡墨自己是感動了。

在江怡墨的畫裡,每一個人都很重要,每一個人都是這個家的一分子,少了誰都是不可以的那種。

“好了,阿姨畫完了,你們會了嗎?這是阿姨眼裡的家的樣子。”江怡墨畫完了,她眼眶也紅了。

妞妞拍著小手手,對江怡墨一臉的崇拜。

“阿姨,這是你的家嗎?”妞妞問道。

“對呀,這是阿姨的家,我眼裡家的樣子。”江怡墨點頭。

妞妞用手指著畫裡麵的兩個大人:“那這兩個是叔叔和阿姨嗎?”

“對呀!還有阿姨肚子裡的小寶寶。”江怡墨說。

“那這三個呢?都是阿姨的孩子嗎?”妞妞又問,她覺得阿姨家的孩子好多好多呀!但是阿姨的家好幸福,因為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好溫暖的一家人。

“對呀!這三個都是阿姨的孩子,他們都是我最最重要的一部份,少了誰都不行。”江怡墨說得自己都感動了,眼淚也掉了下來。

妞妞看不懂畫裡的每一個人,可是張泯卻知道,站在媽媽旁邊的那個男孩子是自己,連頭型都是一樣的。

妞妞或許不懂江怡墨的畫是什麼意思,但張泯完全懂,他看得出來。但他覺得這樣的江怡墨很虛偽,很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