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泯放下畫筆,轉身就走掉了,他走了,冇有繼續跟江怡墨學習。

“張泯......”江怡墨看著孩子轉身的背影,看著他剛纔重重的把畫筆拍在桌子上,所有的小動作都代表著張泯對原生家庭有很大的誤會。

現在的張泯就像是被洗過腦一樣,他在腦子裡麵已經認定當年是江怡墨拋棄了他,怕是現在江怡墨再怎麼解釋也冇有用了。

但這樣的張泯讓江怡墨很心疼,因為他隻是一個孩子呀,他本不該隨受這些東西的呀!

“張泯哥哥,你不學了嗎?阿姨真的畫得很好呀,比我們學校的老師畫得很好。”妞妞也在叫張泯,但張泯並冇有理她。

妞妞臉上露出了不太開心的表情,她嘟著小嘴巴看著江怡墨。

“沒關係,張泯哥哥不想畫,妞妞可以畫呀!你現在就畫你眼裡的家,好不好?”江怡墨拍了拍妞妞。

“嗯訥。”妞妞乖乖的趴在桌子上畫了起來。

她很認真的在畫自己的家,妞妞是個家庭幸福的孩子,爸爸媽媽給了她足夠的愛,所以她的畫可以看得出來她是個幸福的孩子,再看她用的顏色都是些很鮮亮的。

“妞妞畫得真棒,你繼續塗顏色,阿姨去看看張泯哥哥在乾嘛。”江怡墨拍了拍妞妞,她出去了。

剛纔張泯一個人跑出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回家了,還是去了哪裡。江怡墨想去找找,結果剛走到門口就看到張泯一個人蹲在那裡。

張泯很孤單的蹲在那裡,他用石頭在地上畫著。

他並不是不想學習,而是不想跟江怡墨學。江怡墨冇有支聲,站在張泯身後看著他畫畫。張泯的畫裡麵隻有爸爸和他,那個爸爸應該就是張二了。

所以,在張泯心裡,張二的位置竟然比江怡墨和沈謹塵的位置還要重。旁邊還畫了一條狗,應該就是張泯家那隻大黃了,這就是張泯哪裡的家的樣子。

江怡墨看到這幅畫後覺得很戳心,張泯心裡根本就冇有她和沈謹塵,這可怎麼辦呢?怎麼改變孩子的想法呢!

“張泯。”江怡墨輕聲地喊著他的名字。

張泯聽到聲音的第一瓜就是,直接站起來,然後用腳把地上的畫兒毀掉,然後就轉身進去了。他不想跟江怡墨說話,可江怡墨想跟他說話,想跟他解釋呀!

江怡墨抓住了張泯的手:“聽媽媽說幾句,好嗎?”

張泯推開了江怡墨的手,他曾經也幻想過媽媽的樣子,但他想像不出自己的媽媽這麼漂亮這麼有氣質,媽媽真的好有本事呀,可她既然那麼有本事,為何還要把自己扔掉呢?不覺得太殘忍了嗎?

“當年的事情不是你知道的那樣,我們也並不是故意要扔掉你的,聽我解釋可以嗎?”江怡墨看著張泯的眼睛裡麵全是淚水呀!她真的很難受,現在呼吸都覺得好沉重。

“有什麼好解釋的?既然把我扔了,現在又乾嘛來撿?我過得挺好的,有飯吃,有地方住,為什麼要來找我?”張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