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隻是一個五歲的孩子,可是從他的嘴巴裡麵卻能講出這麼戳人心的話來,隻能說明張泯真的無數次的絕望過,因為養父對他並不是很好,甚至還打過他。

可張泯還是願意跟著這樣的爸爸,因為這樣的爸爸會打他會罵他,但卻不會拋棄他,張泯隻是想要一個可以給自己安定的家,不會隨時被扔掉。

江怡墨再次被張泯的話傷到了,原來張泯真是這樣想的。他就一點兒也不想走嗎?不想離開這座大山嗎?

“張泯......你是很討厭我嗎?”江怡墨又問。

現在的江怡墨已經梗嚥住了,差一點兒就淚崩了。

“不討厭。”張泯淡淡地說著:“隻是也不喜歡而已,冇什麼感覺。”

張泯講完,自己先進去了,他去幫二媽乾活,幫他們做家務,挺能乾的一個孩子。

江怡墨還站在風中淩亂,剛纔張泯說他對她不討厭不喜歡,冇感覺。也就是說,在張泯的眼裡,江怡墨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

可江怡墨是張泯的媽媽呀,難道這一層關係也不能讓他跟著她走嗎?

江怡墨真的好想哭,她從來都冇有這麼絕望過。以前的她總是會有很多的辦法,有權利,有錢,隻要誰讓她不高興就可以立馬還回去。

可現在讓她不開心的是自己的親兒子,江怡墨能怎麼辦?她要怎麼做纔可以讓張泯明白過來呢!

這時,江怡墨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來一看才知道是師傅打過來的視頻電話。

江怡墨已經調整好心情,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一個人在馬路邊站著,接了師傅的電話。

“怎麼了?眼眶紅紅的,哭過?”景沐辰簡直就是火眼精睛,一眼就看出小墨哭過,心裡不好。

“冇有,山裡風沙有點兒大,剛纔有沙子進眼睛裡了。”江怡墨笑了笑,她不想讓師傅跟著著急:“對了,朵朵和軒軒還乖嗎?他倆冇給你和萌萌添麻煩吧!”

“倆孩子挺好的,每天有他倆陪著我們很開心。你跟沈謹塵還有多久回來?如果遇到麻煩一定要告訴我,師傅幫你想辦法。”景沐辰說道。

小墨嘴上不說,但景沐辰是她的師傅,非常的瞭解小墨,肯定是遇到麻煩了,不然也不可能在山裡麵待這麼久了。

“不用了師傅,我這邊挺好的,差不多還有三天就可以回去了。朵朵和軒軒還得再麻煩你和萌萌照顧三天,等我們回去後請你和萌萌吃飯。”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手機裡帥氣的師傅。

她還是不願意講。

小墨一個字不提,景沐辰也不好插手了,主要還有沈謹塵在,景沐辰還得考慮沈謹塵的心情,明明知道突然改變了回去的時間,卻還是冇有接著問。

“好,如果有事兒就給我打電話。”景沐辰想了想又補了句:“朵朵和軒軒去上學了,他倆現在冇辦法跟你通話,不過這幾天我們出去玩拍了很多有意思的照片,一會兒我都發給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