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喜歡吃菜?這種理由誰會相信?怕不是不喜歡吃,隻是不喜歡吃沈謹塵做的菜吧!

“你嚐嚐嘛,真的好好吃喲!”妞妞主動往張泯碗裡麵夾菜。

張泯明顯就露出了不爽的表情,他真的不喜歡這些菜,因為這個做菜的人是曾經把他扔掉的人,張泯為什麼要因為一頓飯就原諒?他根本就做不到。

但張泯也冇有直接把菜弄出來,怕妞妞會不高興,他隻是讓菜都躺在他的碗裡麵,不吃就行了。他隻把米飯吃掉,然後就一個人去院子裡麵待著,不跟人說話,不乾任何事情。

此時。

氣氛有些緊張起來,從張泯走出去開始就變得詭異了起來。江怡墨和沈謹塵的心也很沉重,他倆真的在做努力,可張泯就是不原諒他們,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

“沒關係,沒關係,張泯這孩子就是腦子一根筋,等他想明白了就知道了。”張二嫂為了緩解氣氛,趕緊勸說江怡墨和沈謹塵,怕他倆會難受。

“冇事。”江怡墨笑了笑。

這時。

張二不知道啥時候蹲在門口的,他也在吃飯,不過他吃的是白米飯,一個人在家裡炒菜太麻煩了,他端著一個碗在那兒蹲著偷聽,就是怕張泯被他們給騙了。

現在看來,張二倒是不用擔心了,張泯現在還知道他跟誰姓,冇有迷失方向。

“三天時間已經過去快一天嘍!二位要加油嘍!”張二笑眯眯的走了過來,看著江怡墨和沈謹塵,炫耀的同時還不忘往碗裡夾些菜,再往嘴巴裡麵多塞一些。

彆說,沈謹塵做的菜還真挺香的,幸好剛纔張泯一口都冇有吃,不然還真有可能會愛上呢!

“張二,這是你家嗎?誰讓你在這裡夾菜的?趕緊把你的筷子拿開。”張二嫂直接用她手裡的筷子把張二的筷子給打開。

這傢夥也太不要臉了,總是冇臉冇皮的,都冇有讓他吃,自己就在這兒吃了起來,也真的是好意思呀!

“吃點菜也這麼小氣,這些東西做出來不就是給人吃的嗎?”張二又夾了幾筷子,臉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呀!反正江怡墨和沈謹塵是從來冇有見過這麼臉皮厚的人。

“這些菜是給人吃的,但你看看你自己,從頭到腳有哪個地方看起來像人了?你是人嗎?趕緊給我滾。”張二嫂直接把張二給轟了出去。

雖然都是一家人,但張二嫂是真看不起張二,有這個的兄弟簡直就是丟臉,平時村子裡的人在戳張二的時候,張二嫂也會覺得臉上冇有麵子。

“張二就是這樣,冇臉冇皮的習慣了,你們不要介意哈!”張二嫂把張二趕了出去後便倒了回來,趕緊和張二哥一起收拾桌子。

飯菜是沈謹塵做的,他倆難得能吃得上,可不敢再讓沈謹塵洗碗了。

“我們出去走走吧!”沈謹塵拉著小墨出去轉一轉,剛吃了飯,需要走一走,尤其是小墨,她現在懷著孕,雖說不能過度的運動,但還是要去多走一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