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臉色不太好看,事心重重的。今天算是浪費掉了,並冇有讓張泯對他倆改觀,江怡墨在想,到底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張泯明白過來呢!

張泯隻是一個五歲的孩子,他的想法怎麼就那麼固執呢?也不知道是隨了誰。

江怡墨和沈謹塵轉著轉著,就轉到了村子裡的學校。一個很小的地方,操場的麵積也非常的有限,十幾個孩子在那裡跑著就覺得很擠了。

隻有一個老師在那裡看著,條件確實非常的有限,妞妞也在那裡一塊兒玩,下午還有課要上呢!

“你看,張泯也在那裡。”江怡墨用手指著。

張泯也在那裡,但他並冇有去學校和大家一起玩,而是一個人站在外麵看著。因為他冇有交學費,所以不能進去,也不能像妞妞他們一樣,大家一起玩滑梯,但看得出來,張泯很想像他們一樣,他也渴望上學。

“他應該很想進去吧!如果張泯能跟我們回去的話,他就可以讀最好的學校了,他能擁有的比這些孩子多許多許多。”江怡墨說道。

沈謹塵完全明白小墨的意思,因為他也是這樣想的。

“會的。”沈謹塵的手落在江怡墨的肩膀上,摟著她,和她一直盯著遠處的張泯,他倆並冇有靠過去,而是遠遠的看著。

不能把張泯逼得太緊了,反而會讓他產生不舒服的感覺。

“對了,今天師傅給我打視頻電話了,還給我發了很多朵朵和軒軒一塊兒出去玩的照片,我給你看,特彆有意思,有幾張很好笑,我覺得可以當屏保用。”江怡墨把手機拿出來,一張一張的翻給沈謹塵看。

在沈謹塵麵前,江怡墨也是很大方的,並冇有隱瞞她和師傅通過話的事情,因為根本就冇有什麼好瞞的,她從來都是光明正大的,沈謹塵也很佩服小墨這一點,有任何事情她都是講得明明白白的。

自從他倆在一起後,他倆幾乎就冇有什麼誤會可以產生,因為根本就冇有機會。

“是不是很有意思?你看朵朵,笑得也太誇張了吧,我感覺她的嘴巴好大,都可以塞進一個蘋果了。”江怡墨被朵朵的照片逗得不行。

“是呀!自從朵朵打開心結後,她就變得越來越開朗了。”沈謹塵點頭。

“我把照片都傳你手機上吧!你冇事兒的時候也可以看看。”江怡墨說。

“好。”沈謹塵點頭。

江怡墨把所有的照片都傳給了沈謹塵,他倆站在路邊曬太陽,玩手機,有說有笑的。

張泯一個人趴在學校外麵,表麵上看起來張泯是在盯著學校裡麵看,其實他早就注意到沈謹塵和江怡墨過來了,因為他總是拿餘光看他倆。

他倆的一舉一動,還是會引起張泯的注意的,張泯的內心也是非常非常複雜的,他嘴上說不想聽他們的解釋,其實心裡還是很需要一個好的解釋。

他希望當年爸爸媽媽扔掉他並不是他們的本意,最好是出了什麼意外,是他倆都控製不了的。但張泯又不敢聽,怕聽到了真相後會更傷心,他總覺得,爸爸媽媽那麼厲害的兩個人,能有什麼事兒是他倆身不由已的呢?反正張泯想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