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你有冇有發現,張泯老是盯著我們看?”沈謹塵發現了。

他的眼睛是冇有問題的,雖然張泯的動作並不明顯,但沈謹塵還是看到了。

“有嗎?”江怡墨還真冇有發現。

因為她一遇到張泯的事情就亂了分寸,所以她根本就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反倒是沈謹塵更細心一些。

“有,而已不止看過我們一次了。我倒是覺得,張泯對我們也不是一點期待都冇有,他是因為心裡害怕,怕再次被拋棄,所以纔不敢跟我們相認,他不敢跨出那一步。”沈謹塵說道。

沈謹塵分析得很有道理,小朋友的心思其實很好猜的。

“這些我都知道,但要讓張泯改變主意,其實是件特彆難的事情。而且我們現在時間有限,不管我們現在做什麼張泯都覺得是有目地的,根本就冇有辦法讓他相信我們的真心。”江怡墨說道。

他倆都是明白了,隻是平時那股聰明的勁兒都冇了。主要是這件事情不能直接來,而是需要好好的跟張泯溝通,要讓一個五歲的孩子心甘情願的接受,真的很難做到,時間還短。

“慢慢來,肯定會有辦法的。”沈謹塵拉著小墨四處又轉了轉,差不多時間就回去開始準備晚飯。

今天晚上吃火鍋。

車上還有一袋火鍋料,剛好可以用得上。

農村裡很難吃得上火鍋,江怡墨和沈謹塵去地裡弄了好多的菜,還去池塘裡撈了魚,今天晚上的菜相當的可以,不管是大人還是小朋友都喜歡吃火鍋。

主要是吃火鍋特彆有氣氛,所有人都用筷子在一個鍋裡麵,氛圍特彆的好。

江怡墨讓妞妞把張泯拉了過來,張泯從來冇有吃過火鍋,他看到大家都吃得好香好香,張泯真的很想吃,但他還是忍著不動,真的是一筷子都冇有動。

“張泯哥哥,真的特彆的好吃喲!你快嚐嚐嘛!”妞妞看著張泯,他真的一口都不吃呢!

“我不餓。”張泯搖頭。

他嘴上說著不餓,可是他的眼珠子都快落到鍋裡麵去了。而此時,張泯的肚子卻叫了起來,更是出賣了他。

“張泯哥哥,你說謊,你肚子都叫了還說不餓,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呀,那我幫你夾,你想吃什麼呀!”妞妞問張泯。

張泯還是不說話。

妞妞就往他碗裡麵夾菜,還直接用筷子往張泯嘴巴裡麵喂。嚐到味道的張泯真的控製不住了,他餓得厲害,中午的時候也冇有吃飽,現在有這麼香的火鍋不可能不吃,而且他從來都冇有吃過火鍋,就更想吃了。

“真的很好吃,對不對?”妞妞問張泯。

張泯開始慢慢的吃了起來。

江怡墨見張泯吃了起來,她不知道有多開心,至少張泯是吃了他們做的東西,這也算是一種進步了。

“謹塵,把那些魚都下了吧!還有那些青菜,都下了。”江怡墨見張泯很喜歡吃魚,想來也是平時冇有那個條件,就讓沈謹塵把所有的魚都下進鍋裡麵。-